第72章 趁机杀人 第73章 杀人者孤独剑客

小说:剑与财 作者:木子心 直达底部

    第72章趁机杀人

    一道剑光!

    一道来自杨军身后的剑光骤然一分为三,如三条突然散射出去的激光束一样,叮叮叮连续三声,那一分为三的三道剑光同一时间点在曾柔的剑、黑龙和霸刀的刀上,剑尖在那三把刀剑上点出三点星芒一样的火星,火星炸起的那一刻,无论是骄傲的曾柔还是剽悍的黑龙,抑或是锋芒毕露的霸刀都像被火车撞了一般倒跌出去。

    那道剑光只一闪就收了回去,只余下钱多能杀人一个人的龙爪手抓向杨军胸口。刚才还是围攻的局面只在一刹那间就变成了一对一的单挑。

    大为震惊的钱多能杀人有那么一刻的迟缓,杨军虽也震惊天煞孤星的剑法之强,但因为多少有所预料,所以并没有迟疑,手中秃鹰剑溜一声刺在钱多能杀人右手臂上。

    钱多能杀人不是左撇子,只要废了他的右手,他的攻击力将立即下降8成不止!

    “叮……”

    仿佛刺在一块铁块上,秃鹰剑一弯,竟然没有刺进钱多能杀人的手臂里。

    怎么回事?

    这个念头只在杨军脑中一闪,杨军的身子就借着这一剑的反弹之力倒飞出去,就好像被钱多能杀人手臂上的反弹之力反弹出去一样,杨军的身子凌空在空中迅疾地一个将近一百八十度的翻身,瞬间变得头下脚上,右手里的秃鹰剑伸得笔直。人剑合一好似一条直线一样直射向才刚刚跌落在地上地黑龙。

    “小心!”

    曾柔的提醒让黑龙一惊抬起头,刚看见杨军人剑合一射向他,杨军的剑就“噗!”一声刺穿他的头颅。

    惊愕的表情定格在脸上,以傲寒六诀而成名的黑龙就这么化作一道白光随风消散。

    身子一侧,杀完黑龙的杨军面对着蠢蠢欲动的曾柔从空中落在地上。

    有那么几秒的时间,在那几秒地时间里广场上的几个人都没有动作没有说话,大家都看着黑龙死后消散的白光。

    这一切变化实在是太快了!

    只是一两个眨眼的工夫,同样来参加鬼神仙魔会的京师绝户手、文涛、黑龙都死在了杨军的剑下。而且,如果不是钱多能杀人的右臂上有什么东西。杨军刚才那一剑就能废了他的右手,紧接着肯定会再添一剑将他杀死。

    这个结果大大出乎钱多能杀人、曾柔、霸刀他们的预料。尤其是钱多能杀人,他的功力已经是玩家中最高地799999点,肯定比孤独剑客深厚,他的少林龙爪手也是大名鼎鼎的八品绝学,怎么可能还不是这个仇人的对手呢?

    钱多能杀人突然仇恨地看着天煞孤星,恨声问:“你刚才为什么出手?为什么攻击我的人?”

    “天王山只许单打独斗!”

    天煞孤星看着天空淡淡地回答。气得钱多能杀人鼻子都歪了。

    “我让你狗拿耗子!”

    钱多能杀人双爪上猛然亮起一阵强烈的白光,身形暴起两步就扑到天煞孤星面前,双爪笼罩在强烈的白光之内猛抓天煞孤星双肋。

    杨军一边静静地吸收黑龙死后残留的本命精元,一边静静地看着。他看见天煞孤星倒握在右手里的无鞘无锋剑一动,那剑就带着一片模糊的残影划向钱多能杀人地手臂。

    同样看着这一幕的曾柔脸上傲气全消,心里惊骇之极。

    那是什么剑法?这么快?

    她也是练剑的,可却从来没有见过能划出残影的剑,能划出残影的剑她只听过传说。

    “铛!”

    无锋剑由下而上撩在钱多能杀人的左大臂上,却像杨军刚才刺在他小臂上一样出一声金铁交鸣声,钱多能杀人地身子被这一剑撩得连退两步才站稳,他左臂上地衣服被天煞孤星这一剑完全粉碎,露出整条手臂上青色的鳞甲,拇指大的鳞甲。泛着金属的光泽。

    天煞孤星、曾柔、杨军的目光都落在钱多能杀人的左臂上。

    见他们都看着自己的手臂,钱多能杀人脸上的惊疑敛去,低头望着自己左臂上地鳞甲轻笑着说:“翼龙臂!没见过吗?”

    话音未落,他左右两条手臂上同时亮起一层微微地青光,两条手臂上的青光一闪后飞离他地双臂,在他面前融合在一起。当青光消失。他的面前多了一头长七八米、高四五米的青色翼龙。

    “吼!!!”

    翼龙一现身就仰起长长的脖子震天似的吼了一声。

    钱多能杀人阴阴地看着天煞孤星,气定神闲地对刚刚现出真身的翼龙下令道:“飞龙!杀了他!”

    “吼!!!”

    翼龙听到钱多能杀人的命令,脖子猛然往下一降、往天煞孤星面前一伸、大嘴一张就是一声更加恐怖的大吼,那应该是咆哮!

    吼声稍歇,这条翼龙张开的大嘴就猛然扑向天煞孤星,那张开了足足有天煞孤星上半身大的大嘴眼看就要把天煞孤星吞进嘴里,又是一道剑光闪现。

    一团螺旋状的剑光由天煞孤星的右手出,剑光一出就见那翼龙的大头仿佛泡沫一样变成一块块的碎肉夹杂着血雨飞溅出去。

    “我的飞龙!!!”

    钱多能杀人心疼地大吼一声。双爪上白光一闪就扑向天煞孤星。

    “咚!!”

    近五米高的翼龙失去头颅后重重地倒在地上。而钱多能杀人?

    天煞孤星的无锋剑指在钱多能杀人的眉心前,他地无锋剑没有开锋。却惟独剑尖是锋利的,钱多能杀人就定在他的剑尖前一动也不敢动,双爪上的白光也散去了。

    “我虽是大会的主持,但也是参赛的人!你再敢对我出手,我的剑不会再犹豫!”

    天煞孤星说完这句话目光依然盯着钱多能杀人,手里的剑依然指着钱多能杀人的眉心。

    “咦?”

    曾柔忽然惊咦一声,引得大家都看向她,而她地目光却看着钱多能杀人左侧。大家又沿着她的视线看去,结果……

    他们看见那头被粉碎了脑袋的翼龙尸体并没有像玩家或者像野兽、妖兽死后那样化作一道白光消失。而是完全变成了一大团青色的光芒,当青光渐渐散去的时候,别说是曾柔,就是天煞孤星和杨军也惊讶不已。

    青光消失后,翼龙的尸体竟然又复活了!只是个头比原来那头翼龙小了一号,只有四五米长、两米来高了。

    “我的飞龙没死?”

    钱多能杀人惊喜地扑了过去,一把把小翼龙的脑袋搂在怀里。

    看着这头翼龙死而复生,杨军不禁看向自己手里的秃鹰剑。心想:难道幻兽是不死的吗?是因为它们地身体都是能量转化的?

    虽然有些遗憾钱多能杀人的翼龙没死,但杨军心里却不是很失望,因为他也有幻兽。他很喜欢他的羽儿,如果幻兽被杀后很快就能复活,哪怕就算暂时变小一点、变弱一点,也总比彻底消失的好。

    “你们还要决斗吗?”

    天煞孤星忽然问在场的杨军他们,或者说是在问钱多能杀人,因为问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是看着钱多能杀人的。

    钱多能杀人皱着眉看了一眼天煞孤星,又看了一眼杨军,然后又看了看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的曾柔、已经重伤跌坐在地上不能起来地霸刀以及已经小了一号的翼龙,他脸上的表情变化不定,最后他恨恨地瞪了杨军一眼。然后仇恨地斜了天煞孤星一眼,黑着脸说:“等大会开始吧!”

    这句话之后,他又很不客气地问天煞孤星。

    “你既然是这次大会的主持,那你有没有给我们安排住的地方?”

    “自己去挑房间!”

    天煞孤星丢下这句话就走了,走向西面的房舍。

    “曾柔!”

    天煞孤星刚转身走了几步,钱多能杀人就招呼一声曾柔。同时身影一动。猛然扑向杨军,双爪上白光闪耀。而曾柔也同时挥剑斜扫杨军双腿。

    听到动静,天煞孤星脚步一停,但他地度再快这时候也来不及制止了。而杨军却像反应不过来似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右手的秃鹰剑斜斜地指着地面。

    电光火石之间,钱多能杀人已经扑到杨军近前不足一米的地方,闪耀着白光的双爪凶狠地抓拿杨军脖颈、小腹,但曾柔这个时候离杨军却还有三米多。这就造成了曾柔无法配合钱多能杀人同一时间攻击杨军。就在这个时间差里。杨军的剑动了,钱多能杀人的龙爪手他已经看了他几次出手。他的心中已经创出一招破解的剑法。

    一剑刺出,钱多能杀人地左大腿上血花一溅,钱多能杀人地身子无法控制地向左一歪,杨军的身子趁机向右一晃,和钱多能杀人冲向他地身子交错而过,交错而过的瞬间,反手一剑,剑光从钱多能杀人的右肋下一划而过,血水随着秃鹰剑喷洒而出。

    这就是没有固定剑招的夺命十三剑,克敌的剑法全部临阵创立,随破随扫、随创随立,一招剑法不仅连伤钱多能杀人两次,还让钱多能杀人的身体帮他挡住了挥剑杀过来的曾柔。

    第73章杀人者孤独剑客!

    和钱多能杀人错身而过之后,杨军丝毫不停,转身就追向钱多能杀人的背影,只要再添一剑,钱多能杀人就算有799999点功力又如何?功力再深打不到人也是零杀伤力。“嘶!”

    这一剑,杨军没有用任何变化,只是简简单单的直刺。直线刺向钱多能杀人的后背,任何繁复地剑法也没有直刺的度更快。因为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小心”

    杨军的反击被曾柔看在眼里,刚刚冲到钱多能杀人面前的她左手一扒,就把身受两处剑伤的钱多能杀人扒拉到一边,一抖手中长剑,长剑顿时划出纵横交错的十八道弧形剑光。

    “当当当……”

    十八道剑光尽数拦截在杨军的秃鹰剑上,顿时响起练成一片的双剑交击声,交击声尖锐而刺耳。

    曾柔眼神如冰雪一般犀利,紧紧地盯着杨军手里的秃鹰剑。对于杨军这个人反而一眼也不去看,只是专注地盯着杨军手里地剑,好像要把秃鹰剑所有的变化都纳入眼底。

    眼睛盯着秃鹰剑的变化,随着秃鹰剑的变化,曾柔把她移风剑法里的花随风移、雨花纷飞、花起剑落、紫花飞舞、花开花谢接连施展出来,一剑连着一剑,剑剑连环,剑招与剑招之间连接得几乎完全没有间隙,竟让杨军连连后退,曾柔攻出五招。杨军就连退五步,当曾柔接着第五招之后施展出第六招春回大地的时候,一直默默挥剑抵挡的杨军眼中精芒一闪,手中秃鹰剑突然改守为攻,剑尖突然嗡嗡震颤着响成一片,就像数百只蜜蜂聚在一起鸣叫一样,震颤的剑尖晃出一片虚影,而曾柔的剑却丝毫不让地撞上那片虚影。

    “呛!!!”

    曾柔的剑一与那片虚影撞上,就被一股强烈地震颤之力震荡开去,剑被荡开。曾柔的前胸顿时空门大露,杨军眼睛一眯,秃鹰剑再没有遇到抵挡,“噗”一声将曾柔的左胸洞穿,剑尖透过她后背露出一尺多长。

    “呃……”

    曾柔被洞穿的瞬间闷哼了一声,刚才还攻击连绵的她突然静止下来。举着剑的右手缓缓垂落。她眼睛不甘地看着杨军,她怎么也无法理解,她明明能把杨军的功力看透,杨军的功力明明比她还差十万多,可为什么杨军就是能把京师绝户手、文涛、黑龙和她都杀死呢?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她也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空气里。

    天煞孤星没有转过身来,听到战斗声消失后,他又迈着大步无声地离开了。

    这里只剩下那个孤独剑客以及都受伤了的钱多能杀人和霸刀。已经不再需要他留在这里维护规矩了。

    杨军一边静静地站在那里吸收曾柔死后地本命精元一边平静地望着已经变了脸色的霸刀和钱多能杀人。

    “孤独剑客!我现在不打了!我们的恩怨等大会开始的时候再算行不行?”

    钱多能杀人见杨军一言不地看着他。开始的时候他还能强装镇定,但随着杨军看着他的时间越久。他地心里就越毛,上次在西凉铁骑地聚义堂被杨军吓昏过去的记忆再次浮上他的心头,他终于又感受到了上次的恐惧,哪怕他现在有799999点战力也无济于事,因为刚才交手的结果已经告诉了他,功力高深不代表就是高手。

    曾柔死后留下的本命精元杨军很快就吸收完了,他对钱多能杀人笑了一下,向他走去,一步一步,度不快。

    “喂!我都说了不打了!难道你要杀我一个受伤的人吗?你这样算什么英雄好汉?”

    左腿、右肋都被伤了一道深深伤口的钱多能杀人见杨军一步步向他接近,顿时慌了,可是受伤地他又跑不快,只能咬着牙忍着疼痛一瘸一瘸地向后倒退。

    “我是英雄好汉吗?”

    杨军轻笑着问了一句,不等钱多能杀人回答,脚下电光一字步瞬间启动,一眨眼他就出现在钱多能杀人面前,脸对着钱多能杀人地脸,眼睛看着他的眼睛,杨军右手里地秃鹰剑已经深深地捅进了钱多能杀人的肚子。

    等钱多能杀人死后,杨军又吸收了他的本命精元,然后又杀了重伤不能起身的霸刀,同样也吸收了霸刀的本命精元。只是可惜了京师绝户手和文涛的本命精元被浪费了,当时虽然杀了他们,却根本没有时间去吸收他们死后留下的本命精元。这让杨军多少有些遗憾,如果把他们的本命精元也吸收了,那他的功力就还能增加几万。

    不过就算是浪费了那两人的本命精元,杨军今天的收获也不小了,钱多能杀人的功力近80万,他死后的本命精元可以让杨军的功力暴涨近8万,还有曾柔、黑龙和霸刀的,他们每个人的功力也都有三四十万,可能还不止四十万,一起加起来的话,杨军的功力可能这一下就暴涨了二十万左右的功力!

    之前他就有34万多的战力,那么现在他的功力应该已经过五十万了。

    杀完钱多能杀人那批6个人后,杨军就在山顶南面的房舍里挑了一间厢房住了下来。

    那间房,门对着大操场、窗户对着南面的悬崖峭壁,能看到窗外的山峰云海,其风光之美犹如仙境。

    住在这里,早中晚三餐会有婢女送来,送来的饮食都不错,有荤有素、有汤有酒,每餐两个荤菜一个素菜,菜样每餐都不相同,招待可以说非常周到。

    在这里住了两天,杨军都没有再看到那个出剑极快的大会主持人——天煞孤星,也没有看见有其他参赛的人登上山顶,他竟然成了住在这里的第一个客人。

    一直到第三天傍晚的时候,终于有两个轻快的身影登上山顶。

    那是一男一女,非常年轻的两个人,女的一身黑衣,手提精致长剑,杨军远远的就看见那女子身材婀娜,有一头长及臀部的乌黑长,但脸上却蒙着一块黑色的纱巾让人看不见她的容颜。

    男的长相也不差,一米七五上下的身高,匀称的身材,一身雪白闪亮的真丝文士长袍穿在他身上尽显儒雅风流之色,杨军在房舍里就听见他在殷勤地跟那个黑衣女子说:“心弦妹妹!赶了这么大半天的路,你想不想洗澡?你想的话,我马上就帮你去准备!心弦妹妹!你想不想嘛?”

    听着此人说话,正躺在屋顶上看晚霞的杨军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有这人在山顶上,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会有趣很多!

    杨军因为那个男人的话微笑的时候,那个黑衣蒙面女子也开口了,她的语气很不客气,她对那个向她献殷勤的男生正色道:“花火!请你别再缠着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江湖》里的风流名声!还有,我知道你练的是阴阳和合**!你这样的人我是不可能和你做朋友的!请你以后不要再跟在我身边!”

    阴阳和合**?

    听到这个名字,杨军一愣,这是门让男人喜欢、女人害怕的武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修炼这门武功的人。

    越来越有趣了!

    这次大会能见到多少稀奇古怪的武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