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都失恋了 第68章 买房挪窝 第69章 问题总会解决的!

小说:剑与财 作者:木子心 直达底部

    第67章都失恋了!

    刚睁开眼的王洋还是迷迷糊糊的,看见关澜摔倒在地上他还迷迷糊糊地问了句:“关澜啊?你坐地上干什么?”

    就这一句话让关澜听了,她那已经不再流泪的眼眶里顿时又吧嗒吧嗒地往外掉眼泪。

    哭了?

    听到关澜的抽泣声,王洋的酒意瞬间醒了不少,看清关澜衣裳皱巴巴的跌坐在杨军房门口,她的上衣袖子甚至都被扯裂了线……

    王洋脸色骤变,脸色白地看向杨军房内。

    杨军的房门洞开着,浑身**的杨军也被惊醒了,此时正拥着被子失神地坐在床上,**的胸膛、**的臂膀都露在被子外,他的左肩上还能看见两排清晰可见的牙齿印。

    地上散落着一地的衣服。

    王洋看看衣裳不整、花容惨淡的关澜,又看看**着拥着被子坐在床上的杨军,伸出颤抖的右手指着杨军,嘴巴动了动最后什么话也没说起身就钻进自己房间。

    “砰!!!”

    房门被他重重地从里面甩上。然后就听见王洋的房间里传出一阵稀里哗啦的砸东西响声。

    被王洋这么一搞,关澜的哭泣也停了,默默地拢了拢已经少了两颗扣子的上衣,凄凉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又默默地打开大门走了。

    她走的时候没有再关上大门,等她走后杨军才抬起头看向她刚才打开的大门,门里已经看不见关澜的身影,被打开的大门还在晃动。

    王洋的房里响动也停下来了。

    这个时候杨军才缓缓揭开拥在怀里的被子。

    被子被揭开后,露出床单上几点淡淡地血迹。

    她竟然还是处女……

    杨军苦恼地闭上眼睛转过头去。

    那么势利眼的关澜竟然还是处女,而他破了她的处女身。

    该怎么办?

    杨军面无表情地从床上下来,从衣橱里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套在身上。然后去书桌上拿起烟盒、火机,又拉开抽屉随手取了两张一百的钱塞进怀里。

    对着书桌旁的玻璃镜用手指顺了顺有些凌乱地头,从烟盒里弹出一支香烟含在嘴里,就一边点火一边离开了房间、走出房子下楼去了。

    他想出去走走。

    下了楼杨军并没有去大学城,而是向着远离大学城的西面慢慢走着。西面的公路就是他当初从火车站来大学城的那条路。

    这个时候大约下午四点钟的样子,路上行人、车辆都稀稀疏疏的。

    杨军穿着运动鞋、黑色牛仔裤、黑色衬衫、外面罩着一件黑色牛仔外衣。虽然没有刻意选,但他刚才随意拿的几件衣服却都是些显得孤单、落寞地颜色。

    他就那么漫无目的地抽着烟、往前走着,脸上仅有的一点微笑也消失不见了。

    关澜离开王洋的房子后,没有再进她舅舅家,她现在这个样子让她舅舅、舅妈见了一定会怀疑什么。

    一路上她把头披散开了,以前她最讨厌披的,她喜欢扎一个紧紧的马尾辫。但她地马尾辫被弄蓬松了,会让人怀疑的,所以她把它解开了、披散了。

    披散了头,她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小袋纸巾把脸上的泪痕都擦去,然后收好纸巾就双手抱着胸口半开的衣服快步往宿舍走去。

    她脑袋里乱乱的。

    讨厌杨军吗?

    以前确实看不上,但最近半年杨军的巨大变化早就已经让她心动。

    杨军身上的旧衣服早就被各种高档衣服替换了;他还曾经面不改色从她舅舅的店里买走了价值近十万的缔梦游戏舱和笔记本电脑;尤其让她心动地是。杨军变得越来越成熟,和那些平时动不动就搞怪、吹牛地男生大不相同。

    现在的杨军有很多吸引她的。如果和他交朋友她也许会有些欣喜,但……

    她无法接受自己的身子是这么被他得去的。

    这算什么?**?还是酒后乱性?

    越想她就越觉得难过,从小到大她一直幻想着有一天她会遇到一个相貌英俊、有才华又有钱的男生,然后她和那个男生开始一段完美的爱情。

    为了这个美梦她一直努力让自己变得更美丽、歌声更动听,她希望当她期待的那个男子出现地时候,她能把他迷住。

    关于她自己地,她已经做得很好了!

    一流的身材、美丽地脸蛋、优美的歌声,她相信只要她愿意她就能俘获任何男人的心。

    22年了。有许多男生在她身边出现过。追求她的男生她已经记不清有多少,至于暗暗喜欢她的,更是不知道有几十几百人。

    那么多男生,让她曾经心动的也有几个,而杨军,以前她根本不屑一顾,只上还算顺眼的模样、中下等的学习成绩、普通人家的出身,这样的男生实在是太多了。与她心目中期待的优秀男生差得实在太远。

    一直到高中毕业进入大学后。她才渐渐现曾经那么庸碌的杨军竟然变化越来越大,他虽然还是其貌不扬。但气质已经完全变了;他从来不大声说话,不竭力地表现自己,但他就是让人觉得他是特别的。还有,他是从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买缔梦游戏舱的呢?还有笔记本电脑、那些高档的衣服。说真的,她真的心动了,这样的男生应该可以和她浪漫地恋爱一场了吧?

    可是今天,就在刚才她的梦全部破碎了!

    生了这样的事她还能和谁来一场完美浪漫的恋爱?

    一路上她觉得不管是谁看向她地目光都仿佛看出了她刚才生了什么,越这么想她的脸就越红,等她好不容易回到宿舍的时候她都快委屈得哭了。

    哆哆嗦嗦地打开宿舍门锁把门推开后,她终于哭出来了。因为宿舍里竟然有人,是柳晓茹……

    柳晓茹正在写歌,或者说她最近一段时间空闲的时候都在写歌。关澜知道柳晓茹写的这歌名叫《忽然冷漠的人》。

    有些哀怨有些伤感地歌。

    她以前照着晓茹写的歌词试着唱过,但一遍都没唱完她就放弃了,因为一向快乐的她实在唱不出失恋的感觉。

    但现在又看到柳晓茹在修改这歌,她忽然跟柳晓茹说:“晓茹!我突然觉得你这歌写得很好。写好了给我唱好不好?”

    “你不是说唱不出失恋的感觉吗?怎么?现在能唱出来失恋的感觉了吗?”

    柳晓茹说着从眼前的稿子上抬起头来,一抬头就看见关澜狼狈地样子和正簌簌往下流的泪水。她顿时一惊从椅子上站起小跑到关澜身边扶住关澜关心地问:“澜澜!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

    关澜没有回答她,依然跟柳晓茹说:“晓茹!写好了给我唱行吗?我很喜欢这歌了!”

    见关澜是认真的,柳晓茹表情一僵,随即勉强地笑笑,迟疑着说:“澜澜!其实……这歌是我写给自己的,我想自己唱。我另外写一给你好不好?要不两也行!”

    看着柳晓茹黯然的神情,关澜忽然问:“你也失恋了吗?”

    柳晓茹苦笑着拍拍她肩膀,说:“看来你也失恋了?”

    “我?”

    关澜想反驳,却无法把刚才的事说出口,只好无奈地点点说:“算是吧!”

    柳晓茹一听,失笑了。一把搂住关澜地肩膀说:“看来我俩现在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这样吧!这歌写好了我们一起唱!”

    “一起唱?失恋的歌也可以合唱的吗?”

    听柳晓茹说一起唱,关澜很错愕。

    “为什么不可以?歌是我写的!我愿意让几个人唱就几个人唱!”

    第68章买房挪窝

    天渐渐黑了,杨军现烟盒里的烟已经抽完了,想了想便往回走了。

    没走多久,大概只往回走了三、四分钟吧!身后有自行车骑近的声音,杨军听见了但没有回头看,他以为只是路过的行人,却不料那车在他身前停下来了。骑车的竟是许久不见的上官芹,她左臂上缠着一条黑纱。看到她臂上地黑纱杨军想起今天上午打电话到她宿舍地时候。上官芹的室友说上官芹的一个亲戚过世了,上官芹去参加丧礼了。

    见她手臂上缠着黑纱,杨军知道上官芹确实是去参加亲戚的丧礼了。

    “杨军?是你?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走?是去市区了还是去镜湖玩了?”

    上官芹还是以前那样,和别人说话的时候脸上总是微微羞红着,但却总是竭力地想表现的落落大方。

    杨军点点头,勉强笑了一下说:“嗯!去镜湖走了走!”

    “那你现在是打算回去了吧?”

    上官芹微笑着问。

    “嗯!”

    杨军点点头,继续往前走,而上官芹则下了车陪着杨军一起走。

    上官芹犹豫了一下。看着杨军的眼睛说:“那、你骑我车带我吧?我正好骑累了!”

    杨军看着她那黑宝石一样迷人的眼睛。他知道她是好意,她还是这么善解人意。帮助人也会找个借口说地委婉一些。

    “谢谢!”

    杨军谢了一声接过她手里地自行车坐上去,等上官芹也坐上去后他默默起踩着踏板往大学城骑去。

    这个时候天上的月亮已经出来了,一个弯弯地月牙儿,满天的繁星,很美的夜色。

    这么美的夜色下,杨军和上官芹却都不是开心的。

    杨军是因为感情地事,上官芹是因为刚参加亲戚的葬礼回来。

    “我外婆过世了……”

    俩人沉默很久后,上官芹忽然开口说话。语气伤感。

    杨军听得出她很舍不得她外婆走,默然片刻问她。

    “你外婆在的时候对你很好吧?”

    “嗯!”

    上官芹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就自顾自地说起她的外婆。

    “我爸在我五岁的时候就过时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难过,后来妈妈要养活我就开始努力办爸爸留下来的工厂,那时候没人带我。妈妈就把我送去外婆那里,一直到我14岁妈妈嫁人了我才回去和妈妈住,外婆对我很好地!有好吃的总是省给我吃,晚上睡觉总是把我搂在怀里……”

    杨军默默地听着上官芹轻声的诉说,这是他第一次知道上官芹的这些事,在他的记忆里上官芹总是微笑而羞涩的,她学习认真。做什么都希望做的最好,总是羞涩地她却总是那么好强。却从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性格。

    随着她说的越来越多,杨军也渐渐了解她的性格是怎么形成的了。

    是她的外婆让她养成了凡事认真努力做好地习惯,也是因为从小只和她外婆生活在一起,极少和外人打交道,所以她才那么容易害羞。

    说着说着。上官芹忽然叹息一声。

    “怎么了?”

    杨军问。

    上官芹沉默了几秒才说:“外婆有一个儿子,也就是我的舅舅,舅舅早就不和外婆生活在一起了,他已经在北京定居了十几年,外婆现在过世了,我舅舅就想把外婆生前住的房子给卖了,可是那房子……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在我心里那里就是我的家,今天听舅舅说要把那里卖了。我心里好难过……”

    “房子?”

    杨军偏了一下头。看了后座的上官芹一眼,问:“什么房子?能详细说说吗?”

    上官芹以为杨军只是好奇她小时候住的房子是什么样,便嘴角含笑着给杨军描述。

    “那是个老房子了!不过主体结构还是完好的!大约有两百个平方吧!三间宽敞的平房加一个厨房,房子后面有一个不小地院子,院子里种着三颗铁梨树,夏天地时候可以摘到铁梨吃,你知道吗?铁梨的皮虽然很厚,但里面很甜的。我最喜欢吃了!院子打着围墙。院子后面就是一条小溪,溪水清澈见底。经常能看到有鱼在那里面游,小时候经常看见人下溪里去捉鱼,平时也有人在里面钓鱼呢!我小时候还在里面游过水的,那里的水可凉了……”

    “那房子你舅打算卖多少钱?”

    杨军打断了上官芹的回忆。

    “六万块!我舅说六万块他就卖了!真不知道怎么说他,他又不缺钱……”

    上官芹的语气显然对她舅舅卖房子的行为很是不满。

    “那房子离我们学校有多远?”

    杨军又问。

    “怎么?难道你想买?呵!我就劝我舅给你便宜点……呵呵!”

    听上官芹地语气,她好像根本就不以为杨军会买那房子,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想过她地同学能买得起六万块的房子。

    杨军随着她也笑了一下。

    “也许我真会买呢!”

    他开玩笑似地说。

    “不远的!”

    上官芹见杨军真想知道,在心里估计了一下告诉杨军。

    “我外婆的房子离大学城大概只有五里吧!离镜湖也不远!我每次骑车去只要十分钟左右!”

    “你舅打算什么时候卖?”

    “你不是吧?问这么多?你不会真想买吧?”

    上官芹打趣了杨军一句,才回答杨军的问题,她说:“我舅当然希望越快越好啦!外婆已经下葬了,他急着回北京呢!”

    杨军听了眼睛眯了一下,每次想问题或者生气的时候他就会下意思地眯眼,因为眯着眼别人无法从他的眼里看出他的想法。

    又往前骑了一段路,杨军忽然把车停下了,左脚踩在地上支撑着自行车不倒。

    “可以带我去看看你外婆的房子吗?”

    停下车后,他回过头跟上官芹说。

    “你真想买?”

    上官芹不敢相信。

    杨军笑笑。点点头默认了。

    上官芹像不认识杨军似的仔细看了他好一会,才终于点点头,说:“那你把车掉头吧!还是你骑喔!我给你指路!”

    大约**分钟后,杨军看到了上官芹小时候和她外婆一起住的房子。

    那房子做地还不错,水泥房,水泥平顶上盖了一层隔热用的人字形屋顶。只是有些旧,差不多有十年的样子,如果住人的话,重新装潢一下,应该能住的很舒服,尤其是屋后那个大院子,看着就心旷神怡。

    杨军当晚就和上官芹的舅舅谈好了价钱。五万八千块。明天付了钱这房子和后院就都属于杨军了。

    回去地时候,已经晚上快九点了。

    “杨军!你、你怎么有这么多钱?你家里给你的吗?”

    回去的路上,上官芹忍不住问杨军。

    “游戏里赚了点小钱!杨军轻描淡写地回答。

    “就是那款《江湖》?你赚了这么多?太厉害了!”

    上官芹的语气很惊讶很感慨。

    这天晚上,杨军把上官芹送回宿舍后没有再回王洋的房子,他在学校门口的一家旅馆里开了一间单人房。

    如果还是以前,还是不知道王洋心里暗恋了关澜那么多年。那他今天上了关澜就不会这么烦恼,但现在,他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面对他最好的朋友。所以这晚他不想回去了。

    他买房也是因为此事,既然生了这种事,以后还是不和王洋继续住在一个房子里比较好,也许不朝夕住在一个房子里,等过了一段时间,他和王洋地友情还能恢复到以前。

    这是他无奈之余的心愿。

    第69章问题总会解决的

    那个房子属于杨军了。

    加上房子过户的交易费等几种税费,差不多花了六万块。然后他又找装修公司帮他重新把房子内外装修了一下。又买了一套家具,给厨房里添置了一整套炊具,这个窝算是布置好了。

    前后只花了五天时间,但却用去了近五万块钱。

    这期间他一直住在那间旅馆里,一直不曾回王洋的房子。

    五天后,杨军搬进房子的时候,只有知道消息地上官芹来帮了一下忙,恭喜了他一下。

    那天王洋在屋里。他看见了杨军在搬东西。他也曾张了几次嘴,但最后他还是什么话也没说出口。只是看着杨军指挥搬家工人搬着搬那。

    东西都搬下楼后,杨军对上官芹点点头,对她歉意地笑了一下,说:“你可以先下楼吗?”

    上官芹看了一眼屋里的王洋,聪明的她早就看出今天杨军和王洋之间不再像以前那样和睦,看了一眼王洋后,她善解人意地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就下楼去了。

    王洋坐在客厅沙上,捧着一杯清水,眼睛却看着杨军。

    杨军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走到饭桌前,把这个房子的两把钥匙都掏出来放在饭桌上,一把是大门钥匙,一把是房门钥匙。

    “你搬去哪里?”

    王洋终于开口,在杨军放下钥匙的时候。

    “我在附近买了个二手房,那里风景不错,也很清静!”

    说这句话的时候,杨军眼睛看着地板。

    王洋笑笑,很落寞的。

    “那天的事我知道不怪你……”

    王洋说了句又停下来,杨军闻言抬起头看向他。正好看见王洋左手抬起从眼旁划过,装作揉太阳**的时候抹去了眼角地泪水。

    见杨军看着他,王洋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说:“其实我早就知道我能打动关澜地可能不过一成,内心里我也知道她和你在一起,总比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要好,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强笑着说到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时候。他仰起的头再也遏制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杨军暗暗咬着牙,低下头去。看见最好地朋友因为他做的事而这么痛苦,他心里也很不好受。

    “好好对她!她是我最喜欢的女孩!我不希望看到她一生中经历几个男人!”

    王洋说完这句话,站起身就回到自己房间关上房门。

    搬了房子,就在那天下午,杨军打电话到关澜宿舍。

    “喂?”

    接电话的是柳晓茹地声音。

    “关澜在吗?”

    杨军闭了一下眼直接问关澜在不在。没有和柳晓茹聊什么。

    电话里柳晓茹沉默了。

    “关澜在吗?”

    杨军闭着眼又问了一遍。

    “哦!在!”

    柳晓茹被惊醒般地应了一声,然后过了一会儿电话里换了关澜地声音。

    “喂?”

    关澜地声音很平静,或者说是很冷漠。

    “是我!杨军!”

    杨军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了这一句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有事吗?”

    关澜地声音冷漠的像对待一个陌生人,比以前和杨军说话时还有冷。^^?君?子??堂?^^

    杨军眯着眼想了一会,忽然开口:“出来一下吧?我有话跟你说!”

    他这句话说出后,电话里关澜的声音忽然没了。就在杨军以为电话出了问题的时候,关澜问了一句:“在哪里见?”

    见她应该是答应了,杨军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笑容。

    “在校门口吧!”

    他说。

    “嗯!”

    关澜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打电话的时候,杨军就在校门里边的大广场上,当时他在一个花圃地边沿上坐着。

    打完电话后,杨军又在那里坐了三四分钟。然后起身走到校门附近,点燃一支香烟,微皱着眉头在那里来回踱着步,眼睛不时地往关澜可能来的那条路上望。

    大约又过了三四分钟,关澜终于来了,今天她穿着一套白衣,白色长裤、白色外套、白色衬衣。很有风情,唯一遗憾的是她脸色有些憔悴,眉宇间失去了往日的神采飞扬。脸上也失去了那甜蜜的微笑。

    看见她来。杨军把手里的烟蒂丢在脚下迎了上去。

    一见面,关澜冷着脸冷漠地看着杨军劈头就问:“你有什么事说?”“跟我来!”

    杨军也没多话,拉着她地手就往学校外走。她挣了两下没挣开,然后就没挣了。

    “麻烦给我开一间房!”

    杨军把关澜直接拉进他上次住的那家旅馆,走到服务台就跟服务员要开房。

    “你想干嘛?”

    关澜脸色通红地挣被杨军抓着的手。

    杨军看着她的眼,抓着她的手一点也没有松开。

    “我只是想找个可以说话的地方!”

    “真的?”

    关澜没再挣扎了。

    服务员见关澜不再闹,便很麻利地给杨军开了一个双人房。

    进房间后,杨军在房间中两米多宽的大床沿上坐了下来。拍拍身边示意关澜也坐下。

    关澜却抱着肩站在他一米多远的地方。冷着脸问:“说吧!现在又说话地地方了!你想说什么?”

    杨军看着她,苦笑着点点头。

    “好!那我就说!”

    关澜挑了挑眉看着他。一副洗耳恭听地样子。

    在她冷眼注视下,杨军闭上眼睛,好一会才睁开,睁开眼后咬了咬牙走到关澜面前。关澜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一步之后她的背靠到身后的墙上了。杨军又进了一步,脸对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眼说:“做我女朋友吧?”“因为我被你睡过?”

    关澜反问的很尖锐,让杨军眉头一皱。

    “我也喜欢你!”

    杨军坦诚起来,他说:“我承认你不是我最喜欢的女孩,但我也有些喜欢你,而我们……我们之间已经生那种事了,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不是非常讨厌我,或者以前对我有点好感地话,我希望我们能试着交往,也许我们会彼此爱上对方……”

    说完这几句杨军就没再继续说了,眼睛盯着她地眼、她的表情。

    关澜地表情松动了,犹豫着,但并没有立即答应杨军。

    杨军见了微微笑了一下,伸出右手摸了一下她的头,然后扶在她圆润的肩头,她只缩了一下,并没有很反感,然后杨军就又伸出左手握住她另一边的肩头,然后把她拥进怀里。

    “你会爱上我吗?”

    关澜的下巴搁在杨军肩上、忽然开口问杨军这个问题。

    “你会爱上我吗?”

    杨军把这个问题回敬给了她。

    “我先问的,你先回答!”

    这个时候的关澜语气中多了点娇憨和野蛮。

    杨军抱着她的头,吻住了她的嘴。

    这个问题他不想问答,也回答不了,所以他用这个办法转移这个问题。

    一个深吻之后,关澜又问:“你会爱上我吗?”

    杨军偏开了头,有种抓狂的冲动。

    “你会爱上我吗?”

    关澜见他没回答又问了。

    她难道看不出杨军的避而不答其实就是一种否定吗?

    她当然没这么笨,她只是希望杨军说一声“会”,哪怕她明知那是杨军在敷衍她、在哄她。

    杨军对她笑了笑,摸着她滑嫩而又有弹性的脸蛋说:“我现在喜欢你,但还不是爱,我不知道我会不会爱上你,因为爱情需要我们彼此去经营!”

    关澜这下没再问了。

    她忽然投进杨军怀里,紧紧地抱住杨军。

    抱着她惹火的娇躯,他和她之间的问题暂时也解决了,一向好色的杨军心里顿时火热起来,尤其是当他一想到怀里这个女人他已经睡过一次的时候,他的心就更加蠢蠢欲动。一双大手悄悄地摸上关澜浑圆挺翘的美臀……

    刚开始关澜还没在意,但是当杨军的双手活动范围越来越大的时候,她终于感觉到不对了。

    “别!别这样!我们现在才刚刚谈恋爱呢……”

    关澜的一句话没有说完整,嘴巴就被杨军的嘴给封住了。

    然后她就被杨军再一次压在床上……

    当又一番**过后,关澜已经没什么脾气了,她**着身子把脸枕在杨军臂弯里,双手紧紧地抱着杨军的身体。

    上了床的女人就是绵羊,只要会放羊,羊都很温顺的。

    “寒风吹起、细雨迷离,风雨揭开我的记忆……”

    杨军的手机忽然响起,关澜温柔地对杨军笑笑,帮杨军把手机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来,按了接听键然后放在杨军耳边。乖巧极了。

    “喂?是杨军杨同学吗?我是江湖游戏公司的江代表啊!上次和你签合约的那个!对对对!就是我!是这样的,决赛时间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就在三天后的晚上6点,到时候您有时间参加吧?”

    (今天九千字兑现,有月票的投两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