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小说:剑与财 作者:木子心 直达底部

    短的个把小时,外面先后有十四个狼狈的手下冲进一个冲进来的手下都苦苦地哀求未羊等人出去救救兄弟们,第一个冲进来的还好,越到后面,冲进来的手下神情就越痛苦,最后一个冲进来的兄弟甚至痛哭出声,苦苦哀求未羊等人未果后,这个名叫杀神魔诀的大将擦去脸上的泪水,勉强对未羊几师兄弟笑笑,劝道:“几位少主人,邪剑客就要杀过来了,你们如果暂时不愿与他交手,还是尽快离开这儿吧!”

    说完,这个杀神魔诀最后给未羊等人行了一礼,然后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未羊等人望着杀魂魔决离开的背影,站在未羊身后的辰龙低声叹道:“此战之后,我们的人心就要大失了,就算保住了湘潭城,我们也难再续以前的辉煌了。”

    子鼠等人闻言默然。

    在湘潭城存亡之际,他们几个师兄弟一个也没有出去和大家并肩作战,以后谁还会真心拥戴他们?

    “不行!你们不出,我出去!”

    一向最贪吃的猪突然出大声喊出这句话,子鼠等人一时没反应过来,谁都没想到平时除了吃,极少关心其他事的亥猪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等未羊伸手要去拉他的时候,亥猪已经奔出了灵堂的大门。

    “唉!师弟,随他!这个时候十二师弟出去也好,也能为我等挽回一点人心……”

    性子阴冷的巳蛇拉住了想要追去的未羊,可是他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门外传来一声猪的惨叫,紧接着就看见刚刚奔出灵堂大门的猪倒飞着滚回灵堂里猪肥胖的身躯滚进来后在地上一直滚了三米多远,一直滚到未羊的脚边才停下来鸡、子鼠等人错愕地望着滚在未羊脚边的亥猪眉心一道殷红的血痕渗出一溜刺目的鲜血,肥胖的身躯就在几人眼前抽搐,随着接连的几下抽搐,只见亥猪的嘴角也流淌出一道模糊的血迹。

    “十二师弟!”

    “猪……”

    子鼠、酋鸡、戍犬、申猴。包辰龙和未羊反应过来后都痛苦地叫了出来申猴更是哭喊着一把扑到猪圆滚滚地身躯上。亥猪向来不争名不争利。和几个师兄弟地关系都很好独独来独往地巳蛇表情依旧阴冷。只瞥了亥猪地尸体一眼。就用蛇一样冰冷地眼睛盯着灵堂地大门。

    谭富贵。以及十几城主府里地侍卫都警觉地望向灵堂大门十几个侍卫都是立即就拔出了鞘里地刀剑。

    在十几二十双眼睛或紧张或兴奋仇恨愤怒地注视下。一身黑衣。身后一件宽大漆黑披风。一头披肩长遮住两边大半两颊地邪剑客杨军手握红光蕴然地杀魂剑淡漠地走进灵堂里来。

    在杨军地身后。孤独寂寥、曾柔、楚婉先后一脸杀气地步入厅中。

    看到邪剑客、孤独寂寥等四人先后冷着脸走进来。那十几个侍卫额头上迅渗出紧张地汗水来个个呼吸都粗重了起来。就像野狼遇见老虎一样下意识地缓缓后退。其实一步步往后退地不止他们羊等人和谭富贵也在一脸紧张地往后退着。一个邪剑客已经骇人。再加上一个孤独寂寥和两个一脸杀气地女人谁也会感到紧张。

    “你在这里?久违了。”

    一步入这个灵堂,杨军就看见了谭富贵第一眼看到他的身影杨军的眼球就猛然往里一缩,因为他脑海里在这一刹那浮现出父亲惨死后的冰凉的尸体。虽然他已经杀了谭富贵的后妻和三个儿子,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不死不休,还没有杀死谭富贵,他怎能放下血海深仇?

    左眼眼角激动地微微抽搐了一下,杨军的杀魂剑指向六七米外的谭富贵。“上天有眼,我父仇今日终于能报。”话音还在众人耳里未散,杨军的身影就已经突然扑了过去,杀魂剑上红光霎时间绽放开来,剑尖之后的红光就向星的尾巴一样往后直冒。

    “啊!!!你们还不快出来救我!!!”

    危急时刻谭富贵终于惊慌了,一边没命地往后急退,一边惊怒地呼喊着紫衣侯、天煞孤星等人出来救他。谭富贵的呼救让杨军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杨军以为谭富贵在喊未羊等人快来救他,杨军的眼角余光都没有扫一下未羊等人,因为杨军相信就算他们出手来救,也挡不住他一剑,今日难得见到谭富贵身边没有重重护卫,岂能错失良机?

    “义父莫惊!孩儿救你!”

    眼看谭富贵就要刺于剑下,谭富贵身后的那棵大红柱后面突然闪身出一个白衣人,白衣人一出现,手中就扬起一把鹰形长刀劈开杨军刺出去的杀魂剑。剑被劈开,杨军立即收住脚步,杀魂剑迅横拦在胸前,目光盯在面前白衣人身上。

    是钱多能杀人。

    他刚才叫谭富贵什么?义父?

    为了巴结谭富贵,竟然认他作父

    杨军心下顿生鄙夷。“你从来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认为你今天能挡得住我?”

    “那如果再加上我们呢?”

    杨军面前的钱多能杀人还没有开口说话,杨军身后几米远的地方就传来黑骨精戏谑的反问。

    同时杨军还看见左右两边的两棵大柱后面缓步走出紫衣侯和天煞孤星。

    眼前站着钱多能杀人,身后传来黑骨精的声音,左右大柱后面走出紫衣侯和天煞孤星,杨军的双眼习惯性地眯了起来,脸色沉了下来,就在杨军以为自己被四个顶尖高手包围的时候,谭富贵头顶的横梁上突然跃下一个灰衣白老人。

    灰衣白的老站在谭富贵身前,似笑非笑地用手拂开挡在脸前的白露出白后面的一张皱纹密布的老脸。“邪剑客,久违了!”

    是风吹云哭,上次鬼神仙图决赛后获封四大至尊高手之一名号的风吹云哭。他的手里依然拖着那把双手阔剑。

    这几个人单内力,都很杨军相差不大以先前他们刻意收敛气息隐身藏形的时候,杨军并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存在是此时杨军、孤独寂寥、曾柔、楚婉已经被他们五人包围在中央了。

    如果再加上未羊等人的话,包围军他们的就有三十多人了,除了钱多能杀人、黑骨精、紫衣侯、天煞孤星和风吹云哭,未羊等人原本是不放在杨军和孤独寂寥眼里的,但如果是在眼前这种形势下的话羊等人就未必还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了。尤其是如果杨军和天煞孤星等人两败俱伤的时候,那个时候如果杨军和孤独寂寥是重伤着的,那未羊等二十几人就像象棋上过了河的小卒子了不起眼,但杀车吞马将军的可能都有。

    “哈哈!邪剑客?杨军?你害了没有?你还记得你杀我妻儿的大仇的吗?唔?”

    见紫衣侯、天煞孤_等人已经将杨军等人包围起来,刚才还惊慌失态的谭富贵好整以暇地整了整衣服,然后一把从旁边一个侍卫的手里夺过一把宝剑从风吹云哭身后走到风吹云哭的身旁用剑指着杨军冷笑质问。

    杨军没有立即接谭富贵的话着双眼不动神色地扫了一眼身前的风吹云哭、钱多能杀人以及左边的紫衣侯和右边的天煞孤星,看见他们虽然已经刀剑出鞘作好了出手的准备,但他们此刻都在耐心等着谭富贵和他的对话。

    机会!

    既然他们都认为这个时候我不会立刻出手,那这就是机会!

    谭富贵还在冷笑着等杨军回话呢,钱多能杀人等人甚至包括孤独寂寥、曾柔、楚婉也都在等着杨军和谭富贵说话,就在这个谁也没有料到的时候军很不按常理地出手了,电光一字步突然全力使出身影电闪一般从面前的钱多能杀人左侧一闪而过,手中杀魂剑红光顿时大涨急斩已经近在眼前的谭富贵。太突然了,谭富贵脸上还保持着刚才的冷笑里惊骇都还没来得及表现到脸上来,眼看他就要被杀魂剑斩成两片了,站在他身旁的风吹云哭到底不是浪得虚名,脸色大变之下,手中阔剑如铡刀一般猛向上挡。“小心!”一直站在杨军等人身后的黑骨精突然开口提醒,但是已经晚了,风吹云哭虽然紧急时刻反应了过来并作出了格挡的动作,但是因为杨军的突袭太过突然,他的眼睛完全落在当空斩下来的杀魂剑上,根本没有注意到下面杨军的右腿迅弹出,一脚蹬在他的小腿胫骨上。

    “噗通!”

    风吹云哭的阔剑挡住了从上面斩下来的杀魂剑,却因为仓促之间忽略了下面,被杨军一脚蹬得左腿小腿往后一甩,身体一个失衡,顿时单膝跪到杨军面前,这一幕看得钱多能杀人、天煞孤星、黑骨精都是心头一跳,那次无忧山之战,钱多能杀人就是一个不察,注意力都集中在杨军手里的剑上,败在杨军突然蹬出的袖底脚下。所不同的仅仅只是那次杨军蹬的是钱多能杀人的小腹,而这次蹬的是风吹云哭的小腿胫骨。

    身体突然失衡,单膝跪在杨军面前,风吹云哭心里自然大吃一惊,同时还有一种强烈的屈辱感,条件反射性地,他立刻就想要站起来,这一霎,他又忽略了上面的防备,他的阔剑刚刚才架住杨军的杀魂剑,此时他竟然忽略了杀魂剑的威胁,只见杨军眼中凶光暴闪,杀魂剑贴着风吹云哭的阔剑剑身往下一削,顿时削飞风吹云哭握剑的四根手指,阔剑顿时从风吹云哭的手里掉落下来,不等风吹云哭再有反抗,杨军的杀魂剑红光大盛猛然反削去风吹云哭的半个脑袋。

    一切生的实在是太快了,杨军的三式组合杀招环环相扣,紫衣侯、黑骨精等人刚想过来救援,风吹云哭的半个脑袋就被杀魂剑削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