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终于来了

小说:剑与财 作者:木子心 直达底部

    刻后,有三间宿舍里响起了伤心的呼唤声,隐隐还有出来。

    楚婉和杨军默然无声地站在外面,不多时,飞燕和和雌虎脸色难过地从宿舍里出来。

    “队长、杨教官,陶晶、楚兰、王勤都失去一切知觉了。”

    雌虎刚硬的脸庞有些扭曲,眼眶隐隐泛红。

    楚婉听了神情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冰冷;杨军心里也有些难过,那些女兵都是他亲自帮着练出内力来的,听到几天前还能向他请教问题的三个女兵也变成了无意识的植物人,杨军把目光望向阴沉沉的天空,默然无言。

    楚婉听完雌虎的汇报后,就把冰冷的目光望向飞燕。飞燕见队长楚婉望向她,抿了抿嘴,偏过头避开楚婉的目光,低声汇报道:“李雯也一样了。”

    刚才没有来列队的四个女兵全部变成了植物人,刚才只有三个宿舍里响起伤心的呼唤声,当时杨军和楚婉心里还侥幸地希望还有一个女兵没事,但现在听了雌虎和飞燕的汇报,这份侥幸就破灭了。

    那三间传出哭泣声的宿舍,此时已经有几个女兵自地抬着失去意识的四个女兵出来,杨军注意到有两个失去意识的女兵是从同一间宿舍里抬出来的。

    抬出来的四个女兵很快被那几个女兵抬上车,送去一军医院了。

    那几个女兵被送走后,余下的女兵们情绪明显低落了不少,一个个自地在杨军和楚婉的面前列了队,比以往短了一截的队伍虽然还像以往那样整齐肃然,但队伍里明显笼罩了一股悲伤的气息。

    她们还不知道那五个失去意识地女兵是怎么变成那样地。所以她们尽管悲伤。却并不愤怒。因为她们没有愤怒地对象。她们并不知道那是人为。

    “有一把剑。”

    楚婉突然开口。很突兀地一句话。让队伍里所有地女兵都愕然了。没人能明白她们地队长突然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但无疑。所有人地注意力都被楚婉这句话吸引了。

    顿了一下。楚婉继续冷声道:“《江湖》那款游戏已经不安全了!因为那里面现在有一把能够杀人魂魄地剑。别以为那还只是一个游戏!”

    很多人还是没完全明白。但大约明白一些地女兵神情已经大变。

    楚婉地话还在继续:“季红她们都是在《江湖》里被那把剑杀死后地结果。所以。从今天开始。你们都给我回到无忧山上潜心修炼。没有我地命令。谁也不许擅自离开无忧山!”

    楚婉提到季红等人都是在《江湖》里被那把剑杀死后的结果,眼前的队列立即产生了一丝骚动,这一下再迟钝地人也完全明白楚婉的意思了。很多疑问产生在她们心头,不过楚婉此时冰冷的神情让她们不敢言提问。

    在楚婉不容置的命令下,当晚所有在无忧山外面的女兵都赶回了无忧山上。

    在这期间,楚婉独自一人在无忧山顶一处凹地里忘我地修炼着一套剑法,杨军手里抓着一卷剑谱默坐在山顶最高处地一块山石上,目光悠远地望着凹地里正在练剑的楚婉,他的秃鹰羽儿正在他的头顶上盘旋,羽儿的大翅偶尔会遮住天空的明月。

    楚婉时刻在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这一点杨军早就感觉到,她正在练地剑法杨军也知道是什么。

    因为她开始修炼这套剑法不久就拿着那套剑法的剑谱来向他请教,虽然那套剑法杨军并没有练过,但楚婉认为邪剑客杨军修炼剑法日久,应该能给她一点指点。

    那套剑法非是无名,杨军也曾听说过,和楚婉修炼的七逆寒天劫一样是《风云》里面的武功,叫摘叶断肠剑。

    这套剑法只有三招,依次是浪荡碧江、落霞孤惊和夜雨飞花。

    杨军看完剑谱,曾拿剑演练过,感觉如果练到精深处,威力非同小可,而今楚婉修炼有一段日子了,剑刺狂舞间已经剑气纵横,算是登堂入室了。

    但杨军知道,以楚婉现如今的修为根本不是江湖集团那些高手地对手,甚至连一招也未必能走得过,毕竟她修炼的时日太短了,与那些人根本无法相比。

    杨军还知道楚婉在利刃里已经算是第一高手了,她尚且不能抵挡那些人一招,何况是其他女兵?

    那些人很快就会找到无忧山地,这点杨军心里很清楚,那些人既然一口气了杀了季红等五个女兵,想必已经弄清楚她们是他手下的人了。既如此,那么他们要弄清楚他杨军在无忧山上肯定也不难,甚至很可能他们已经知道了。

    坐在无忧山最顶上地山石上,周

    冷的黑夜,视线不能及远,但杨军分明感觉到空气中山雨欲来地气息,想必手持那把神剑的人很快就要杀上此山了。

    忽然,一阵清冷的山风吹过,吹起杨军的衣袂和披在脸颊两旁的乌黑长。

    山风中,隐隐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杨军脸色立时一变,当即对下面正在练剑的楚婉喊道:“不好!你快去集合手下!如果我死,你们必须立刻下线!”

    杨军的声音还在山顶上回荡,楚婉望向山顶的时候,视野里已经失去了杨军的身影,她震惊之下目光四扫,眼角的余光才捕捉到杨军的背影在下面的树梢上飞纵而去,黑色的衣摆因为劲风的吹拂而猎猎飞舞。

    杨军的背影一闪而逝,视野里失去杨军的身影后,楚婉才回味出杨军刚才那番叮嘱的意思,又一阵山风吹来,她也闻到了风中夹杂的点点血腥气,她冰冷的脸色顿时一变,再不迟,转身就运起轻功向山下飞掠,同时厉啸一声,厉啸的声浪迅传播开去。这是她紧急召集手下的号令。

    不止杨军清楚她和她的利刃现在还不是那些高手的对手,她自己也有这个认知,尽管她心里恨不能立刻和杀死那五个女兵魂魄的敌人一教生死,但是身为军人,身为一个特种大队的大队长,她的理智可以控制她的感情,绝不会感情用事。

    还是晚了。

    杨军的度飞驰电掣,从山顶上,踏着树梢飞掠到半山腰的事地点不过只是眨眼的工夫,但是当他赶到现场的时候,亲眼看见又有两个女兵被钱多能杀人一剑横扫去脑袋,一眼望去,从树梢照下来的斑驳月光下,钱多能杀人的背后还有三把长剑和一些它物。显然那是另外三个女兵死后掉落在地上的遗物。

    看见钱多能杀人一剑横扫去两个女兵的头颅的时候,杨军胸腔里的怒火腾起窜上头顶,大吼一声,头顶长狂舞飞溅,飞驰向钱多能杀人的度再次攀升三成,同时右手猛然伸向天空,一直盘旋着飞在他头顶的羽儿顿时凄厉地长鸣一声化作一道黑光射在杨军的手里,黑光射在杨军手里的瞬间就变幻成杨军惯用的秃鹰剑,剑身之上黑气冲天,这是杨军这几个月来内力再次提升后的异状。

    这一切说来话长,当时却只是眨眼之间生的事,几乎是在杨军狂吼声响起的同一秒,从树梢上飞纵而下的杨军就从头顶的空中抓到秃鹰剑扑到了钱多能杀人的面前。一瞬间,黑气冲天的秃鹰剑与红光几乎映红了半天夜空的神剑撞击在一起。

    “轰……”

    两把散出骇人剑气的长剑撞击在一起,一红一黑两股剑气相撞在一起,瞬间产生了一股爆炸的力量,炸开杨军和钱多能杀人的同时,那一红一黑两股呈扇形倒卷而回的剑气瞬间摧毁了方圆百米内的所有花草树木,纵是需要双人合抱的百年大树也被连根拔起。

    当剑气渐逝,被卷上半空的草木纷纷下落的时候,杨军和钱多能杀人被炸得飞退的身影同时稳住,一黑一白两个身影相距大约二十米的距离相对而立。

    黑的是杨军,白的是钱多能杀人。

    杨军的秃鹰剑依然被黑色剑气缠绕着,斜指地面;钱多能杀人手里的神剑也依然散着赤红色的光芒,光芒隐隐似有生命般地在微微跳动着,非常诡异。

    和杨军的长散披不同,钱多能杀人的长被他用一个亮银色的冠束在头上,衬上一身雪白的劲装,真如世家贵公子,此时他正用桀骜的笑容嘲讽地望着杨军,还有杨军身后迅聚集过来的上百持剑女子。

    杨军没有回头,但能感觉到女兵们都聚集在他身后了,此时自身生死难料,杨军已经没有心思去管她们。

    会生出生死难料的感觉,不是杨军没把握赢钱多能杀人,而是片刻工夫,钱多能杀人的身后也已经聚集了上百人。

    和聚集在自己身后的上百女子不同,聚集在钱多能杀人背后的人光从飞掠而来的身法就知道这些人武功都在一流之上,粗略望去一眼,杨军已经看到了黑骨精和天煞孤星的身影。

    生死之间,杨军平静了下来。

    “杨军?邪剑客?哈哈……”

    钱多能杀人斜着眼嘲讽地望了杨军一会,突然开口用讥讽的口吻喊杨军的名字和绰号,然后得意猖狂地大笑,笑声横空,传开极远。

    (感谢李慕子同学投的第17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