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杀魂剑

小说:剑与财 作者:木子心 直达底部

    楚将军和楚云飞将门口闹腾的那个女孩儿带进殡仪那个女孩儿看着嗡嗡燃烧的炼尸炉,顿时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对着炼尸炉凄然地哭喊一声:“爸爸……”

    等她哭声稍歇,楚将军上前一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杨雪缘。”

    女孩儿抽泣着回答。

    这个时候杨军才看清她的模样,很清纯的脸蛋,娇小玲珑的身体,哭泣的模样楚楚可怜。

    “你爸爸叫杨世凯?”

    楚将军继续问。

    “嗯。”

    女孩儿抹着脸上的泪,闷声嗯了一声。

    “你刚才在外面说你知道你爸和张是怎么死的?”

    楚将军目光烁烁地紧盯着女孩儿地脸。楚婉、楚云飞、杨军地目光也都聚焦在女孩儿地脸上。

    女孩儿听到这个问题。怯怯地抬头望了楚将军一眼。见楚将军一脸地严肃。她顿时吓了一跳。头又赶紧低了下去。低着头。两只白嫩纤细地小手捏弄着衣角。低声答道:“我、我也只知道一点点。”

    “说!”

    楚将军严肃之极。

    女孩儿根本不敢再抬头看他。只敢深深地低着头、捏着衣角答道:“我听爸爸说过他要张姐姐帮他把一把神剑转交给一个叫邪剑客地人。今天正是爸爸把那把剑交给张姐地日子。当时我上了一下楼。我刚上到楼上。就听到下面传来爸爸和张姐地惨叫声。我吓得心里一慌。立即从楼上跑下来。下楼后我看到、我看到……”

    看到了什么?

    女孩儿说到这里面现惊恐,显然是被回忆吓着了。

    “你看到了什么?”

    楚将军冷酷地催促着,逼着女孩儿不得不把后面的回忆继续下去。

    “我下楼后看见爸爸和张都倒在了血泊里,房子外面都是熊熊的大火,空气到处都是汽油的味道……”

    说这些的时候,女孩儿浑身颤抖个不停。

    “你看见是谁杀地吗?”

    这个问题是楚云飞问的。楚将军和楚婉目光如剑紧紧地注视着瘫坐在地上的女孩儿,两人的脸上都隐隐透着杀气。

    “没、没!”

    女孩儿摇头。

    “没有?”

    楚云飞、楚将军、楚婉,甚至连杨军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这么关键的事她竟然没看见,这能叫知道真相吗?

    不过女孩儿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话,她说:“不过我在父亲的身边,现了两个字,一个是‘江’字,‘江’字后面是一个三点水偏旁,加一个‘古老’的‘古’字……”

    女孩儿边说边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楚将军、楚婉几人的神色。在她地目光偷瞄下,看见楚将军听说有两个字的时候,脸色都变了一下。

    “三点水加一个‘古’,是天津大沽口的‘沽’,不过这个‘沽’字和‘江’字合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啊?”

    楚云飞糊涂了,纳闷地问楚婉和杨军。

    “江沽、江沽……”

    楚将军拧着眉,微低着头在那里踱着步寻思,这两个字同样让他一头雾水,根本不知所云。

    “你父亲叫杨世凯?”

    在楚将军、楚云飞和楚婉三人皱眉苦思“江沽”二字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杨军突然开口问杨雪缘这个问题,很突兀地一个问题,引得楚将军和楚云飞、楚婉三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杨军没有理会他们三人奇怪的目光,眼睛依然望着杨雪缘。

    “嗯。”

    杨雪缘也很奇怪,但她还是回答了。

    “我听说江湖集团地总工程师名叫杨世凯,那是不是你父亲?”

    得到肯定回答后,杨军跟着又问了这个问题,霎时,楚将军、楚云飞、楚婉三人的目光都唰地聚集到杨雪缘的身上。他们都不是傻子,听到杨军把江湖集团和杨世凯这三个字联系在一起,他们顿时一惊把“江沽”和“江湖”联想在一起。

    “江沽”很难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如果是“江湖”两个字,再联系上杨世凯江湖集团总工程师的身份,那一切就简单多了。

    在四人精光闪闪的眼睛注视下,杨雪缘有些怕地点下头。

    杨雪缘的头一点下,杨军就不说话了。楚婉地目光收了回去,一直抿着的嘴巴抿得又紧了些;楚将军眼中杀气一现即敛;楚云飞咬着牙恨声道:“江湖集团!太过份了!”

    同一时间,江湖大厦、谭富贵地豪华办公室里。

    一个身形单薄,全身都裹在一袭黑袍里的男子正低着头,用双手捧着一张卡片呈给办公桌后面地谭富贵。

    贴身保护谭富贵的白青年肃立在一旁,见黑袍男子呈上一张卡片,他马上上前接过卡片转交到谭富贵手里。

    这个白青年在上次杨军刺杀谭富贵一家地时候就曾出现在谭富贵的身边,当时杨军并没有认出他是谁,这主要是因为他现实中和《江湖》中的年龄相差太大,在现实中他是个青年,但在《江湖》里他

    八十。

    在《江湖》里他有一个名震江湖的名字——风吹云哭。曾经的四大至尊高手之一。

    谭富贵让他贴身保护已经很久了,以他的武功,单打独斗,这个世界上能够胜过他的人极少,数目绝不过一只手。谭富贵让他保护着很放心。

    谭富贵接过那张卡片,冷笑着望了一眼,只见这张卡片上写着一个坐标,谭富贵身为江湖集团的总经理,一眼就看出这个坐标是《江湖》里的位置。

    “这就是你从杨世凯那个老东西手里抢来地东西?”

    瞥了一眼卡片上的坐标,谭富贵嘴角带着很莫名的笑容望着办公桌前面的黑袍男子问道。

    “是的,谭总。”

    黑袍男子头也不抬地恭声回答。

    “啪啪!”

    谭富贵脸上保持着莫名地笑容,无意识地将卡片轻轻在手上拍打着,片刻后,他把卡片扔给旁边的钱多能杀人,吩咐道:“你去《江湖》里找到卡片上写的地方,看看那把神剑在不在那里!”

    “是!谭总。”

    钱多能杀人望了一眼卡片上的坐标,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下,行了一礼,转身就出去了。

    钱多能杀人走后,谭富贵、风吹云哭、黑袍男子就静静地在办公室里等着。

    大约半个小时后,钱多能杀人神情很震惊地回来。

    “神剑在那里吗?”

    谭富贵笑吟吟地问,眼睛眯着,掩饰着眼底的寒光。

    “在、在……”

    钱多能杀人回答的时候还是一副震惊的样子。

    “哦?那把剑确实能杀人灵魂?”

    谭富贵饶有兴趣地问,眼底的寒光随着钱多能杀人的回答消失了。

    “还、还不知道。”

    一向有大将之风的钱多能杀人居然到现在还有些失神。

    “还不知道?那你怎么这么失魂落魄地?”

    被问及这点,钱多能杀人心有余悸地形容道:“虽、虽然还不知道那把剑是不是真有杀人灵魂的效果,但、但那把剑的杀伤力好、好强,我用、我用它一剑下去,竟然将面前的一座小山劈成了两半……”

    谭富贵地表情愣住了,风吹云哭的神情也突然大变,就是那个一身黑袍、一直低着头地黑袍男子也浑身一颤。

    这间办公室里瞬间变得一片寂静,落针可闻,好半晌才见谭富贵震撼地问:“一剑劈开一座山?你、你确定?”

    不怪他这么震惊,虽然《江湖》是他们江湖集团开的,但游戏推广出去后,他们集团就不能随意更改了,整个游戏的规则都被锁定了,想打破规则设计出一把过规则之内的神剑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所有上市的游戏都受到国家游戏总局地监管,随便更改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

    在谭富贵和风吹云哭地注视下,钱多能杀人肯定地点头。

    “啪!”

    一见钱多能杀人点头,谭富贵顿时一巴掌狠狠地拍在办公桌上,吓了其他人一大跳,随即他才哈哈大笑起来。

    “杨世凯啊杨世凯!你果然不愧是游戏界的第一人,在武侠网游地规则之内你居然能设计出这么变态的神剑来,哈哈!只是太可惜了,你以为没人能监听你地谈话,却不知道我的黑袍修炼的天视地听能够监听你所有的言语,哈哈!真是太感谢你了!有了这把神剑,区区邪剑客我看他还能蹦几天!”

    钱多能杀人在谭富贵大笑结束,暗捧道:“谭总,这把神剑还没有名字呢,就请谭总您赐一个名字吧!”

    “名字?”

    谭富贵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踌躇满志地说:“这把神剑既然能杀人灵魂,就叫杀魂剑吧!如何?”

    “杀魂剑、杀人魂魄之剑,好名!好名字啊!谭总。”

    钱多能杀人逢迎的话还没有说完,谭富贵就又哈哈大笑起来。

    “黑袍!此次你立了大功,我要重重得赏你!说吧!你想要什么?我一定满足你!”

    ……

    十几分钟后,谭富贵在风吹云哭和钱多能杀人的陪同下来到附近的一家医院,在一间病房门口的时候,谭富贵对风吹云哭和钱多能杀人挥了挥手,风吹云哭和钱多能杀人一见,立刻都停住了脚,让谭富贵一个人进去了病房里面。

    里面只有一个女人,一个怀孕的女人。

    如果杨军在,便能认出这个女人曾是谭富贵儿子谭桦的女人——心弦,现实中名叫陈苏的女孩。

    “爸,你来了……”

    谭富贵进来的时候,半靠在床头养胎的心弦马上给了一个笑容。

    “嗯,陈苏啊,你安心的养胎,阿桦的仇很快就能报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在阿桦的孩子出世之前将那个人杀死!”

    阿桦的孩子?

    心弦的眼底有一丝歉疚,放下戒心的谭富贵却没有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