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旋风下七城(二十三) 第328章 旋风下七城(二十四)

小说:剑与财 作者:木子心 直达底部

    3月26日,紫衣侯派出的芥末若率领一万禁军抵达了冀州城,她和她的大军到来的时候,冀州城的城墙上已经没有一个李探花的人了,当芥末若带着她的大军进入冀州城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一个无序的混乱之城。

    因为没有人管理,这座曾经的繁华之城已经混乱之极,实力差一点的人早已经搬去了其他城池,还留在这座城里的不是个人实力强大,就是身在某个实力不错的小团体里。

    当芥末若在冀州城的城主府里见到天煞孤星的时候,天煞孤星一个人已经在这里守了一个多星期。

    一个多星期了,这座城终于属于紫衣侯了。

    在这一个多星期里生了几件事,几件不小的事。

    先是3月21日,黑骨精、钱多能杀人、李探花三人共同宣布黑骨门、风云会以及覆雨派,三家合而为一,建立黑风**盟,黑骨精任盟主,钱多能杀人和李探花担任左右盟主,其中左盟主钱多能杀人的地位略高于李探花,是为黑风**盟的第二号人物。

    之前他们三家已经结成联盟,这一次却是更加彻底了,竟然让三家合并为一家,这个消息对于江湖来说绝对是件大事件。

    有人说天煞孤星是促成这三家合并的最直接原因;也有人说这件事件标志着群雄争霸的局面正在向江湖一统过度。

    这个消息传出不久,确切点说是当天的下午,金狮城里的南城不笑天向全江湖公布“亡国大会”正式举行。

    也是在当天下午,接到邀请的西凉城画戟信徒、长江联一刀封侯、啸天城的邪气凌云、幽州城地飞天蜈蚣、黑风**盟的黑骨精等人齐聚金狮城,共同商议如何消灭野心勃勃的紫荆王朝。

    这边大家刚聚在一起,那边天煞孤星又占据了青州城的城主府,简直是狠狠地扇了众人一个耳光。

    接到天煞孤星占据青州城城主府地消息。金狮城里的各方脑反应不一。

    青州城原本属于钱多能杀人的风云会辖下,如今风云会已经并入黑风**盟,这青州城自然也就成了黑骨精名下的辖地。在这个时候被天煞孤星占据了青州城的城主府,黑骨精自然震怒异常。

    已经和紫衣侯势力接壤的幽州城飞天蜈蚣和啸天城的邪气凌云也是脸色立变。他们已经在担心紫衣侯下一个进攻目标会不会是他们。

    南城不笑天和画戟信徒的反应倒是很相似,虽然意外,但也就仅仅只是意外,从他们地神情上来看,显然他们对于守住他们各自的最后一个城池很有信心。最沉稳的要数长江联的一刀封侯。

    一刀封侯如今是扬州城和湘潭城的主人,他的湘潭城倒是和天煞孤星的天王城接壤,但接壤的地方并不多,再加上他近年来未尝一败。信心已经不是常人可比,对于天煞孤星占据了青州城地城主府,他的反应很平淡,只是微微瞥了一眼来汇报这个消息的侍卫。

    参加亡国大会的各个势力脑当时都在金狮城地议事大厅里,黑骨精暗自考虑一会突然站起身来,激昂地大声说:“各位!紫衣侯自从登基称帝以来,先是拿下来雪鹰城,后又夺了并州城和长安城。最近又占据了南城剑派的凤凰城以及覆雨派的冀州城,这么短短几天他就已经占据了我们五座城池,再加上他的洛阳城、天煞孤星的天王城和黑山城,以及孤独寂寥的囚牛城。江湖十八座城他紫衣侯已经整整占据了一半!如今他又派天煞孤星占据了青州城的城主府,显然又在打青州城地主意!如果青州城再陷落在他地手里,到时候他紫衣侯就占据了十座城池,而我们这么多门派拥有的就只有八座边城了。各位,如果真地到了那个时候,咱们再想扳回上风,进而打垮紫衣侯的势力就更难了。各位。如果大家参加这次亡国大会真是抱着诚意来地,那我请求你们帮我黑风**盟尽快斩杀青州城城主府里的天煞孤星。否则这个大会我们黑风**盟就不参加了!因为我看不到你们的诚意在哪里!”

    要挟!

    听完黑骨精的这番话,厅中众人都有这种感觉。

    但黑骨精说的话又确实有些道理。而且,在紫衣侯咄咄逼人的形势下,他们这些人真的无法再看着紫衣侯继续壮大,如果青州城丢了,那就真像黑骨精说的那样,紫衣侯的势力会拥有十座城池,而他们这些人就只剩下边城八座。而且刚才黑骨精还说了,如果在座的众人不帮他夺回青州城,他黑骨精的黑风**就不参加他们的亡国大会了。

    那样一来,黑骨精的龙蛇城和徐州城势必就要和他们离心离德。如果真的到了那种局面,他们亡国大会的势力就只有六座城池了。

    六座城池对紫衣侯的十座,怎么打?

    这边众人还没有商量出一个结果,厅外又跑进来一个侍卫。

    “报!紫荆王朝刚刚布招兵公告,公告上说预计招兵五十万,功力在十万以上的玩家、原住民均可报名!”

    这个消息由这个侍卫大声报出来,厅中诸人脸色都是大变。

    “糟了!”

    啸天城日月盟的邪气凌云最先惊道:“紫衣侯的十万禁军,我们就难以抵挡了,如果等他把五十万兵招收完毕,那我们还有活路吗?”

    “各位!咱们不等再拖时间了!要尽快反击啊!”

    已经没有任何地盘的东皇太一紧跟在邪气凌云后面大声说。

    南城不笑天作为东道主,和在座的交换了眼色后,拍着大椅扶手说:“东皇太一说的很对!我们必须尽快反击,否则等紫衣侯的五十万兵招募完毕,那就没咱们什么事了。”

    一刀封侯点头附和道:“嗯,紫荆王朝已经形成一家独大之势,他们现在招兵。应聘的人一定极为踊跃,这个时候就算我们舍得花巨资也招募兵士,也不会有多少人来应聘,我看我们的反击必须要快要狠!要在最短地时间内打掉紫衣侯几座城池。只有大大地削弱了紫衣侯的势力,并且增强了我们的实力,到那时我们宣布招兵计划才能吸引一批人加入我们。”

    南城不笑天视线移到画戟信徒身上。

    “画戟信徒,如果我们决定尽快尽狠地攻击紫荆王朝的城池,你赞成吗?”

    画戟信徒点点头。

    得到画戟信徒赞成,南城不笑天又看向画戟信徒下地飞天蜈蚣,他刚要问飞天蜈蚣赞不赞成,飞天蜈蚣就微笑着说:“南城掌门。你不必问了,我幽州城血衣帮赞成。”

    就是在这天晚上,画戟信徒还没有回西凉城的晚上,大约10点,杨军正在城主府后院里看着末零一个人在那里练剑。

    关澜和蒙羽、柳晓茹三人已经早早地下线休息去了。

    方平也不在。

    杨军躺在躺椅上喝着茶,微笑看着末零在前面几米外的草坪上认真地练剑,忽然,有个婢女过来禀报。说是东城守将派了一个亲兵来汇报重要情报。

    当时杨军并没有紧张,只是微笑着挥挥手,让那婢女叫那亲兵过来。

    很快,那亲兵就在婢女的引领下快步小跑到杨军身旁。

    “城主!东城城外来了上万禁军。领军的人是紫衣侯!我家将军特地遣小的过来给城主汇报!”

    “紫衣侯?”

    杨军眉头微微一扬,很意外,然后渐渐的,杨军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微微点头道:“好啊!我倒想看看那紫衣侯武功究竟强到什么程度,竟然连信徒也不是他地对手。”

    完,杨军就喊了末零一声。末零一听到杨军喊他,立即就停止了练剑。一边用袖子掠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小跑到杨军面前。好奇地问:“师父,您叫我?”

    杨军微笑着点头。右手在面前张开,幻化出他的秃鹰剑在手里。微笑地看着手里的秃鹰剑,杨军轻笑着跟末零说:“紫衣侯带大军到我西凉城东门外了,你跟我去看看那紫衣侯到底有多强。”

    “啊?紫衣侯来了?”

    末零又惊又喜。

    杨军微笑着点头,然后不等末零再问什么,立即就迈着大步出了城主府,径直向东城城门走去。

    当杨军到达东城城上的时候,城楼上已经没有一个兵将,只余下一身纹龙紫衣的紫衣侯负手立在那里,衣袂飘飘。

    城楼两边的城墙上,所有的兵将都是战战兢兢,虽然所有人地兵器都对着城楼上的紫衣侯,但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冲上城楼。

    “怎么回事?你们将军呢?”

    看到这一幕情形,杨军轻松微笑的神情阴沉了下来,末零在一旁抓来一个兵士大声喝问。

    “大、大人,我、我们将军和城楼上的几十亲兵都被上面那个紫衣人杀死了……”

    被末零抓着领口地兵士战战兢兢地回答。

    这个回答杨军听见了,但杨军依然一言不,依然面沉如水。

    “你们留在这里!”

    杨军给末零等人丢下这句话就一步一个台阶走上城楼。

    第328章旋风下七城(二十四)

    杨军一步一步地走上城楼,负手立在城楼上的紫衣侯双目威严地目视着提剑上来的杨军,宏声问:“你就是邪剑客?”

    “你就是紫衣侯?”

    杨军针锋相对地反问。

    “我是!”

    紫衣侯直接承认了。

    “我也是!”

    杨军也承认了。

    “我等你很久了。”

    紫衣侯淡淡地说。

    “我也等你很久了。”

    杨军好像是在重复紫衣侯的话。

    “哦?你一直在期待和我交手?”

    紫衣侯有些意外地上下打量杨军,疑声问:“你不怕我?”

    “怕你?”

    杨军冷笑一声平举起手里的秃鹰剑,剑尖遥指着大约五米外的紫衣侯。

    面对杨军的长剑,紫衣侯抬起右手道:“等等!”

    “等什么?”

    杨军问。

    “我手下正缺高手,你可敢和我一赌?”

    紫衣侯仰起下巴以俯视地姿态问杨军。

    “缺高手?赌?”

    杨军很意外,随即明白过来紫衣侯地意思便失笑了。

    “你手下已有天煞孤星和孤独寂寥,还有银衣候和黑虎王。以及鸳鸯刀鬼和枪神、索仙,你还缺高手?”

    紫衣侯一点也没有笑,很沉稳地摇摇头,道:“天煞孤星是我大师兄。孤独寂寥是我三师弟,他们二人武功都不下于我,确实是难得地高手。但也正因为他们武功不比我弱,所以他们虽然暂时听命于我,却不是真心效忠于我,至于黑虎王、鸳鸯刀鬼等人,他们地武功确实都不错,但我曾经听说他们都曾经死在你的剑下。所以,我手下正缺你这样地高手!怎样?你敢赌吗?”

    紫衣侯说地很诚恳,杨军却没有心思做他的手下,但杨军并没有拒绝,只是讽笑着问:“怎么赌?赌注是什么?”

    “你输了,就做我三年手下!完全听命于我,不管我给你下达任何命令,你都必须执行!”

    “要是你输了呢?”

    杨军冷笑着问。

    “如果你输了。你也会听命于我三年吗?”

    紫衣侯摇摇头。

    “不!我的赌注是一千万!如果你打败了我,我给你五百万!但是如果你输了,你就必须遵守诺言!做我三年手下!”

    “五百万?”

    杨军轻轻一笑。

    “我的赌注是三年完全听命于你,你的赌注只是五百万吗?在你眼里。我孤独剑客就这么廉价吗?”

    “当然不!如果你输了,在你听命于我的三年里,我每年都会支付给你一百万!这样算起来,我给你的赌注就是八百万了!八百万不便宜了吧?”

    紫衣侯不急不躁地又抛出了这个条件。

    杨军还是冷笑。“一千万!如果我输了,在听命于你的那三年,不用你支付一分钱!”

    “一言为定?”

    紫衣侯神色一振,眼睛闪闪亮地问。

    “一言为定!”

    杨军斩钉截铁地一锤定音。

    “好!很好!”

    紫衣侯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他当即就要和杨军签订系统契约。

    这个系统契约就是以游戏系统为见证。签订地一份由游戏系统确保公正性的契约。

    杨军答应了。

    然后系统就分别给紫衣侯和杨军的通讯器里了一份契约。

    契约的主要条款有两条。

    是:紫衣侯输,则付给孤独剑客一千万;孤独剑客输。则完全听命于紫衣侯三年。

    第二条是:比武之前,紫衣侯必须预存一千万到系统指点的账号里。紫衣侯比武一旦输了,系统就自动把那一千万转进孤独剑客的账户里;孤独剑客如果输了,输了之后如果不按照契约完全听命于紫衣侯三年,系统将立即把孤独剑客踢出《江湖》这款游戏,并永远不允许孤独剑客进入这款游戏。

    第一条条款还好,第二条条款乍看上去好像对紫衣侯很不公平,孤独剑客如果违约,受到的惩罚竟然这是永久性踢出这款游戏。

    但,一来这是紫衣侯主动提出来的,二来,以杨军目前地武功,以及在游戏里的权势、地位和名气,如果被永久性的踢出这款游戏,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杨军地损失怕是远远不止一千万。

    不管公平也好,不公平也罢,反正这些条款都是紫衣侯和杨军沟通后定下地。既然比武的双方都同意这份契约,那这契约就是有效的。

    当即。紫衣侯先在契约后面写了自己的名字。

    “该你了!”

    紫衣侯签完字后,目光灼灼地看着杨军。杨军微微一笑,低下头就在通讯器上地那份契约下面签下了“孤独剑客”四个字。

    这四个字签好后,杨军一按确定键,那份契约立即幻化成一尊厚重的大鼎。大概是象征着一言九鼎吧!

    “契约已成,请吧!”

    紫衣侯潇洒地一伸手,请杨军先出手。

    杨军微微一笑。

    “好!”

    一个“好”字出口,杨军脸上地笑容立时收起。悠然地眼神也立刻变得如剑一样锐利。当即身影一晃就到了五米外的紫衣侯面前,秃鹰剑直直地刺向紫衣侯胸口,紫衣侯地度也快极,身影往右侧一闪,就到了杨军左边,同时他的左掌迅疾地拍向杨军地左肩。

    杨军肩膀一晃,避开紫衣侯左掌地同时,手里秃鹰剑迅疾地从左肋下刺出。眼看就要刺到紫衣侯下腹的时候,紫衣侯身影又是一晃,立时移位到杨军身后,杨军反应更快。当即就是一个原地前空翻,前空翻的时候,杨军的双脚猛然踹向身后的紫衣侯,紫衣侯双掌正好击出,杨军双脚正好踹在紫衣侯双掌上,紫衣侯被踹得向后连退三步。而杨军前空翻后,双脚刚一沾地就猛然一蹬。身剑合一迅捷刺向刚刚站稳脚跟的紫衣侯。

    紫衣侯的幻魔身法果然厉害无比。杨军的剑还没有到,他地身影就猛然一晃。原地那个身影眨眼就幻化成并排的七个身影,一模一样的七个身影。杨军眉头一皱,手中秃鹰剑方向不变,依然刺向紫衣侯原先那个身影。

    “咻!”

    秃鹰剑从那个身影上一刺而过,丝毫没有受到滞碍,显然是刺到幻影了。

    果然,被刺到的那个身影立即像肥皂泡一般崩碎,同时另外六个身影也突然往最左边那个缩去,眨眼间就都融进了最左边那个身影。

    七个身影被秃鹰剑破了一个,消了五个,终于显出紫衣侯地真身,杨军毫不迟疑,秃鹰剑紧跟着就刺了过去。

    “咻!”

    秃鹰剑正正刺进那真身胸口,这一次紫衣侯并没有在秃鹰剑刺中之前幻化出分身,一剑刺中,杨军脸色惊愕。

    打败画戟信徒的紫衣侯怎么可能这么弱?

    这个念头刚起,杨军的神情又是一变,因为剑是刺中了,但却和刚才刺中幻影一样空空荡荡的毫不着力。

    怎么会这样?

    杨军刚起这个念头,那被刺中的真身仿佛是个瓷器一般突然间支离破碎,化作二三十块人形幻影,这些幻影往地上一瘫,刚瘫到地上就像了芽的茅草一般,眨眼间就幻化成二三十个紫衣侯的身影,每一个身影都是那么逼真,看上去与真人一般无

    起来话长,当时地情况却是快绝伦,杨军地秃鹰剑刚刺中紫衣侯的身体,那身体就像瓷器一般碎成一地,碎片刚落到地上,那些瓷片立即就幻化出二三十个紫衣侯地身影,杨军刚反应过来旋身一剑横扫身周六七个幻影,其他的二十几个幻影就从四面八方同时凌空飞起扑击包围圈中地杨军。

    两个人对决,竟然形成了几十个一模一样的人同时围攻扑击一个人,这一幕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但却实实在在的生了。

    只因为紫衣侯的幻魔身法已经登峰造极。已经能通过身法移形换位给对手造成视觉上的幻觉。

    白了,杨军看到一切幻影都是他自己的幻觉,紫衣侯的真身在哪里呢?二十多个幻影和唯一的真身同时凌空飞起扑击包围圈中的杨军,杨军眼球猛然向内一缩,心里已经高度警惕,但手上的秃鹰剑却是毫不犹豫地在身体四周连续出击十七次,十七剑使出,杨军的身体周围顿时显出十七道凌厉的剑影,以及六十九点剑芒,每一剑使出,秃鹰剑都瞬间弹抖出四五点剑芒。

    半空中,紫衣侯的幻影突然一空,二十几道身影突然消失,只剩下杨军头顶上一个真身重锤一般冲了下来。

    “砰砰砰砰!!!”

    那个真身连续十四掌重击在杨军身上。

    肩部、胸口、颈部、后背、手臂……

    紫衣侯的双掌雨点一般打在杨军身上,杨军无法完全躲避,只有一颗脑袋灵活地东躲西闪完全避开了紫衣侯的双掌。

    从第三掌开始,杨军嘴巴就鼓了起来,如果不是他牙关紧紧地咬着、嘴巴紧紧地抿着,他嘴里的鲜血一定早就喷出来了。

    但紫衣侯也没有讨到好去,连续十四掌打在杨军身上,杨军的秃鹰剑也咻咻咻地连续七剑斩在紫衣侯身上,如果不是紫衣侯身体在半空中不停地变换方位,用不了七剑,他就变成一滩碎肉了。

    十四掌、七剑之后,紫衣侯终于凌空拧腰力,身体一旋稳稳地落在杨军正面四米外。

    十四掌、七剑都只是在零点几秒的时间完成的,两人刚才的交手可以用一触即分来形容。分开后,杨军嘴角溢出一丝血迹,脸色苍白地站在原地,右手里的秃鹰剑插进了石砖里一寸多深,那已经不是在握剑,而是拄剑,他已经把身体大部分的力量都倚到秃鹰剑上。杨军的嘴巴依然鼓鼓的,显然满嘴都是鲜血。

    “咕噜”

    杨军一伸脖子把满嘴的鲜血都吞了下去。

    对面的紫衣侯见了淡淡一笑,道:“认输吧!邪剑客,你已经输定了!”

    他的身上也尽是纵横交错的剑伤,鲜血淋漓,但所有的伤口好像都不在要害上。

    “是吗?”

    杨军艰难地冷笑一声,右手突然一扬,手里的秃鹰剑带起一溜碎石粉尘脱手从杨军手里飞出噗地一声穿透了紫衣侯的胸膛。

    “呃……”

    紫衣侯脸上淡笑的表情一僵,嘴唇颤抖了两下,不知是痛的还是想说什么而说不出来,突然身体一软,扑通一声扑倒在地上。

    面部向下,背部朝上。

    除了透胸而过的秃鹰剑,他的后腰处还有一个深深的血窟窿。看到这个血窟窿,杨军微微笑了。他早就知道刚才那七剑有一剑是刺进去的,原来那进去的伤口在紫衣侯的后腰处。紫衣侯刚才竟然在耍诈,已经伤到这个要害,竟然还想让杨军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