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最后一次让步

小说:剑与财 作者:木子心 直达底部

    起始,杨军的左手五指抓住庞山君喉咙的时候,庞山君虽然憋得脸通红、想咳又咳不出来,但他还不甘心,双手还使劲去捶打杨军的胸口、腹肋,庞山君捶得越用力,杨军的左手五指抓得就越紧,如此,庞山君勉力捶打了五六拳拳头就无力了。

    杨军冷眼看着庞山君渐渐放弃了反抗,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得意的笑容来,庞山君放弃了反抗,杨军的左手抓着他的咽喉又了大约二三十秒,杨军的左手终于松了,暗叹一声收回了手。

    “咳咳……咳咳……”

    杨军的手一放开,庞山君就双手抚着喉咙气闷地干咳起来,待顺过气来,他心有余悸瞄了杨军五指粗壮的左手一眼,恼羞成怒地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再次威胁杨军。

    “你还敢出手?你真的不怕我把这段精彩的视频挂到学校论坛上去吗?你信不信我今晚回去就挂上去?”

    杨军没有和庞山君纠缠这个问题,眼神淡淡地平视着车前方,平静地说:“房子我可以在三天之内过户到你的名下,但如果你和陈晓双再敢贪得无厌,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杨军说完这段话,不等庞山君怎么回答就伸手打开了庞山君那边的车门,然后在庞山君不解的神情下一脚踹在他的大腿上将他踹下了车。

    庞山君被杨军一脚踹下车。止不住得在地上滚得灰头土脸,待他愤怒地从地上爬起来地时候,眼睛正好对上杨军冰冷的目光。

    “不要再逼我!”

    冷冷地丢下这句话,杨军瞬间启动了车子一打方向盘就走了,只留下庞山君灰头土脸地站在那里脸色变幻不定。

    庞山君愤怒的双眼恨恨地望着杨军的车子远去。待杨军的车子一个转弯消失在他视线里后,庞山君低头重重地吐了一口夹杂着泥土地吐沫在地上。

    “不逼你?我就逼你了,你咬我啊?”

    愤恨地骂完这句话。庞山君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手机,嘴角一勾,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

    杨军沉着脸把车子再次开出了淮水大学地校园。刚才他很想拧断庞山君的脖子,但理智告诉他不能,在学校里杀了庞山君,他十有**会被警察查到,到时候除了锒铛入狱或者吃“花生米”,就只有亡命天涯了。

    略一斟酌,杨军就知道这样做很不值,庞山君要价无非是一户二十几万的房子。不值得为这么一户房产而冒险杀人。

    继而,杨军心里又打消了在校外杀死庞山君的想法。

    一来,他不知道庞山君来找他之前有谁知道,二来,在校外杀人也有可能会被警察查到,还是那个原因,为了那个房子杀人不值。

    只是……

    杨军的脑海里浮现出当初陈晓双信誓旦旦的神情。眼睛不禁一眯。

    这个女人竟敢说话不算话!以为让人高马大的庞山君来提这个要求,他杨军就会乖乖认栽了吗?

    一边开车去往市区,杨军一边掏出自己的手机连上互联网,然后登6他的电子邮箱,搜出存在邮箱里的那几张照片。

    陈晓双拍了他和章含韵地视频。他可也拍了她的裸照。

    我要倒要问问你凭什么敢再次拿我和含韵的事威胁我……

    心里这么想着,杨军把车子开得更快了。

    车子很快就到了市区,到了陈晓双住的那栋楼下。杨军下车后目光左右扫了两眼就走进楼道里,一步两个台阶,很快就到了5楼陈晓双的门前。

    “叮咚、叮咚……”

    杨军按了两下门铃就双手插在裤袋里静静地等着门开。

    屋内很快有脚步声走近大门,杨军就站在大门的猫眼前面沉着脸等着,门很快就被打开了,门开后,门后站着的正是一身粉红色碎花睡衣地陈晓双,陈晓双一眼看见门外站着的杨军两眼立时一亮。

    “杨军?你怎么来了?”

    陈晓双惊喜地一把冲过来抓着杨军的双手就想往杨军怀里钻。杨军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嘲讽。左手随意拂了一下就挡开了陈晓双,然后径自从陈晓双的身边走过走进客厅里。

    陈晓双不以为意。仍然喜悦地跟着进了门,刚进门就把大门反锁了,还上了三道保险,三道保险一上,门外地人就是拿十把钥匙也开不了门了。

    她是在防谁呢?防庞山君吗?也许吧!

    杨军进入客厅后,一点也不客气,没等陈晓双招呼他就在客厅的沙上坐了下来,沉着的目光冷冷地盯着跟随他身后进来的陈晓双,喜悦的陈晓双却没有立即察觉到他眼里的冷意,热情地走过去用开水烫了一个茶杯,然后用心地拈了一点青绿色的尖细茶叶放进茶杯里,一双素手先是把杯里的茶叶用开水烫了一遍,之后才将茶杯倒了个八分满,然后盖上杯盖又用开水淋着杯盖向下浇。

    陈晓双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知道杨军喜欢喝茶,专门寻了介绍茶道的书看,限于条件她泡不了顶级的茶水,却能将平常地茶叶泡出些香气来。

    茶水泡好后,她喜悦地双手捧着茶杯放到杨军面前地茶几。

    “请!试试我泡的茶。”

    陈晓双微笑着示意杨军试试。

    从进屋开始杨军就一直在审视她地表情,直到现在杨军依然没有现她神情间有异样。都说戏子无义、婊子无情,戏子和婊子都是最擅长演戏的人,陈晓双竟然能装得这么像,我以前真是小看她了……

    沉着地盯着陈晓双的脸,杨军心里很感慨。

    “你不怕我把你的照片也放出去吗?”

    杨军终于开口了。

    “什么?”

    陈晓双一头雾水,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她终于现杨军的神情很不善。

    “你说什么?什么照片?”

    看着她无辜的表情,杨军更感她的表演天份之高,当下也不和她废话,直接就把手机放在面前的玻璃茶几上缓缓推到她的面前,那些照片已经在手机上打开了。

    陈晓双迷惑地伸手拿起杨军的手机低头去看,只一眼,她脸上就泛起红晕,右手拇指连按了手机键盘上的向下键,几秒钟的时间就把那些照片看了个遍,看完后她一张光滑的俏脸殷红似血,又羞又惊地看着杨军冷肃的脸问:“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反悔?这个房子不给我住了吗?可是,你就算想收回房子,也不用拿这些相片来让我难堪吧?你别忘了!我也有你和章含韵之间的照片。”

    “我知道,我刚才已经看过了。”

    杨军淡淡地回道。

    “什么?你什么意思?你刚才看过什么了?我说,杨军!你今天晚上怎么怪怪的?你跟我说清楚了,你现在突然拿出这些照片来给我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晓双神情又疑惑又激动。

    杨军又仔细盯着陈晓双的脸审视,杨军现陈晓双的表情太真了,一点也看不出演戏的痕迹,这让他感到有些不对劲。

    杨军在心里考虑了一下,便把今晚的事跟她说了。

    “刚才,就在我开车来你这里之前,你男朋友庞山君找我了,他拿给我看了一段视频,视频上有我有章含韵,他告诉我那是你给他的,他告诉我想让他保密就必须把这房子的户主改成他的名字。”

    述说完刚才生的事,杨军看着脸色不停变化的陈晓双说:“我记得你曾经向我保证过会把那些照片、视频什么都删除掉,你能告诉我今晚你和庞山君唱的到底是哪一出吗?我很想知道你凭什么自信我不敢跟你两败俱伤,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把你的照片也公布出去吗?”

    陈晓双没有立即回答杨军的反问,听完杨军的话,她无力地瘫靠在沙上,沉默片刻后苦笑着对杨军说:“杨军,对不起!那段视频我之所以一直没删,是因为你手里也有我的照片,我只有保留它,在你面前的时候我才会有底气,我才不用担心有一天你会把我那些照片公布出去。我一直把它存储在我的电子邮箱里,我一直以为那样很安全,绝对不会流露出去,却没想到我男朋友庞山君不知怎么弄到了它。不管你相不相信,那视频真的不是我给他的。你放心,我会劝他,打消他要求改这房子户主的念头,这点请你相信我!如果他不答应,我就以分手逼他答应,总之,我答应过你不再给你找麻烦就一定会做到!”

    杨军一直注视着陈晓双的神情,见她说的真诚,待她说完杨军才微微点头。点头后杨军站起身走向大门,陈晓双见杨军离开,这个时候她也没兴致留杨军了,默默地起身上前给杨军打开大门。

    在走出大门的时候,杨军脚步停了一下对陈晓双说:“这栋房子我会过到他的名下,希望他能见好就收,这是我最后一次让步,再有下次,我就不废话了。”

    说完杨军不再看陈晓双的表情,转身就下楼去了。

    陈晓双看着杨军的背影离去,苦笑着在门口咀嚼杨军最后说的那番话。

    “再有下次,我就不再废话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下次,他就直接把我的相片公布出去?和我弄个两败俱伤?

    先来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