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假戏真做(下)

小说:剑与财 作者:木子心 直达底部

    不远处是导演楚云飞和扛着摄像机的摄影师,因为这一个情节白雪有些地方会裸露,所以拍摄这个情节的时候,应白雪经纪人的要求,现场除了杨军、白雪,就只有一个楚云飞和一个摄影师,除此之外就只有刚刚被杨军“打死”在地的童寻欢,不过童寻欢的“尸体”是趴在地上的,看不到杨军和白雪的**戏。

    杨军把白雪扑倒在火堆旁边,两只大手抓着她的衣襟一把撕开了她上衣的衣襟,露出了内里的湖绿色肚兜。

    白雪很敬业,杨军把她扑倒在地上,撕开她的衣襟,她还在认真地扮演着萧雪鱼这个角色,一双如水的美眸火热地盯着杨军的眼,一双雪白绵软的玉手饥渴地在杨军健壮的身躯摸索着,几下摸索之后,她好像不耐隔着衣服摸杨军,两手抓着杨军的衣服几下就扒光了杨军的上身。

    虽然已经拍过一部《成王败寇》,但拍**戏对杨军来说还是第一次。

    开拍之前楚云飞对他的指点是可以摸摸白雪的肩、脸、脖子、手臂、腰、腿这些不是禁区的部位,也可以把白雪的衣服扒光,但绝对不能真的插进去了。

    真的开拍了,杨军一把撕开了白雪的衣襟,看见了白雪湖绿色肚兜下的饱满,再加上白雪饥渴的模样,顿时心头一热,两只大手没经过大脑就一把抓了上去。

    “呃……”

    白雪一声痛呼,还没等她反对,杨军就突然伏了下去,左手一把按住她的额头,大嘴一张就吻住了她性感的红唇。

    “嗯喔……”

    白雪呜呜地叫着,脑袋也向挣扎,奈何杨军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额头,她哪里还能挣得开来。

    正在拍摄的摄影师看到这一幕有些傻眼,摄影机还在工作,他转过头问旁边的导演楚云飞:“导演。要不要停啊?”

    “停?”

    对眼前地情节正非常满意地楚云飞闻言立即瞪了他一眼。斥道:“为什么要停?人家白雪都不反对你着急个啥?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别废话!继续拍!”

    “呃……”

    摄影师看了一眼正被杨军强吻地白雪。张了张嘴。心说:白雪这个时候能反对得出来吗?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小小地摄影师。还要在楚云飞手下混饭吃。当下微微摇摇头。压下心里想说地话。继续认真地拍摄起来。

    摄影师和楚云飞之间生地小插曲一点也没有影响到杨军和白雪。杨军吻着白雪清香湿滑地小嘴。左手按着她地额头。右手隔着那丝绸地肚兜肆意揉搓白雪地双峰。下身挤开了白雪紧紧夹在一起地双腿。右手忽然滑下径直摸进了白雪地裙底。裙摆遮住了杨军地大手。可是楚云飞和摄影师却清楚地看见杨军地大手一摸进去。白雪地双腿就剧烈地扭动。

    那是在挣扎吧?

    摄影师心里在想,嘴上却不敢再跟楚云飞说,而楚云飞却一脸兴奋地搓着手在摄影师旁边走来走去。

    这就对嘛!这才是**戏嘛!

    楚云飞心里非常满意。他完全可以想象当这个情节被搬上荧幕后,观众们会有多疯狂,这可是白雪拍得第一个**戏,第一个**戏就拍得这么惹火,太棒了!

    杨军忽然从白雪的裙底扯出了一个亵裤,亵裤一扯出来,杨军就褪下了自己的裤子,身子一压,下身就压向了白雪的胯部。

    “呃……”

    白雪一声闷哼。突然双手使劲推着杨军的胸口把杨军从她地身上推了下来,一推开杨军,她就脸色惨白地缩成一团,用裙摆把两条雪白的大腿遮得严严实实,一点也不露,看向杨军的眼睛羞怒之极。

    摄影师和楚云飞也都傻眼了,杨军也有些怔,不过他感觉到胯间地空荡,立即就拉上了裤子。但饶是他拉得快。接着火堆的火光,楚云飞和摄影师还是清楚地看见他胯间那活儿上沾着丝丝鲜血。

    处子血……

    摄影师和楚云飞的嘴巴都张得老大。

    他真的插进去了……这个念头进入楚云飞脑里的时候,楚云飞就觉得脑袋有些黑,完了……他心说。杨军竟然破了白雪的处子之身,传出去了的话,他这辈子都别想拍电影了,说不定还要坐牢,即便不坐牢,凭白雪如日中天的名气。以后他也不敢上街了。他会成为过街老鼠的。

    白雪眼睛羞怒地瞪着杨军,眼眶里忽然滚出一颗颗豆大地泪珠。

    完了……

    楚云飞一**跌坐在椅子上。

    不过**上的疼痛让他立即清醒过来。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地上的尸体“童寻欢”抬了一下头,见场中气氛很怪异,便疑惑地问:“怎么了?导演,拍好了没有?”

    “还、还没有!不过今天不拍了,收工收工!你可以回去了!快点!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快点先走吧!不用等我们。”

    楚云飞烦躁地对这个演员挥挥手,这演员立即识趣地从庙门后拿出一把雨伞,打着伞就走出庙门,其实庙外的雨水都是喷水车喷洒的,只要走出喷水车喷水的范围就不用雨伞了。

    打走演童寻欢的男演员后,楚云飞烦恼地挠挠头,试探着问白雪:“白、白雪小姐,我们可不可以回市里找个酒店,咱们大家坐下来商量一下怎么解决这件事?为了我们大家考虑,我觉得、我觉得这件事我们还是完全、完全隐瞒下来得好,你、你觉得呢?”

    听着这番话,白雪眼泪流得更急了,但她还是咬着牙点了头。

    “吁……”

    看到白雪点头,楚云飞大大地松了口气。她真怕白雪不同意隐瞒,如果真地捅出去了,现在在场的四个人,恐怕除了一个摄影师以外,他、杨军、白雪都要身败名裂,以后的日子也没法过了。

    白雪既然点头了,楚云飞本着尽快解决的心思,立即拿出四把雨伞招呼大家一起出去。

    离开小庙后,楚云飞带着大家坐上庙后面他的坐车,然后一路疾驰进入市区。

    进入市区后,楚云飞径直带着白雪、杨军和那个摄影师在他常去的那家三星级酒店开了一间双人大房。

    上楼后,楚云飞让白雪和摄影师先进房间了,他自己留在门外,同时也抓住了杨军的手臂。

    楚云飞小心地看了一眼房内,转过脸压低着声音恼怒地质问杨军:“你疯了?你怎么来真的?”

    杨军苦笑着低下头,没有解释。

    其实他亲吻白雪、揉搓白雪的胸是有意地,但查进去却是真正地失误,他只是想把一个欲火焚身的角色演得逼真一点,但没想到那么猛然一压,就把下身地坏家伙压进了白雪的体内。

    不过现在已经是黄泥掉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他如果跟楚云飞这么解释,除了让楚云飞更加恼怒和更加鄙视他,绝对没有第二种结果。所以杨军选择了默认。

    楚云飞见杨军不说话,“羞愧”地低下头去,满腔的怒火也不好再泄了,毕竟杨军是他这部电影的男主角,以后还想找他拍许多功夫片,得罪了他对他也没有好处。

    当下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里想要喷薄而出的怒火,叹了口气对杨军说:“好了好了!算我倒霉吧!跟我进来吧!唉!我命真苦……”

    着,楚云飞拉着杨军进了房间,一进去就把房门反锁了,还保上了两道保险。

    确定外面的人不可能随意进来后,楚云飞拉着杨军在白雪对面的长沙上坐了下来。

    摄影师已经坐在这条沙上,白雪身上还穿着拍戏用的雪白长裙,此时正坐在床沿上。此时她已经不掉眼泪了,不过眼眶还是红红的。

    白雪、摄影师、杨军都不说话,楚云飞挨个看了一眼,就知道需要他打破沉默了,又是苦恼地挠挠头,楚云飞斟词酌句地对白雪说:“白雪小姐,对于今天这件事,我感到非常抱歉,这件事呢,主要吧就是我和杨军的责任,是我没有指导好杨军,杨军呢,也太混账了!你看这件事吧该怎么处理呢?如果你需要什么补偿,尽可以提出来,只要我能办到的,绝对没有二话,如果要钱的话,你可以说个数,多我不敢说,三五百万我还能拿出来,如果过这个数的话,你给我一点时间筹钱,只要我能筹到,我一定会给你筹来,你的意思呢?”

    白雪静静地听着,摄影师心情复杂地在一旁看着,杨军坐在那里抽出一支烟默默地抽着,待楚云飞说完,杨军开了一下口。

    他说:“我的存款只有百来万,如果你需要钱的话,我可以全部给你。”

    完这句,杨军就继续抽着闷烟,不再说话。

    白雪看看楚云飞又看看杨军,雪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犹豫着没有说话。

    楚云飞见状更加苦恼地挠挠头,一把夺过杨军手里的香烟吧嗒吧嗒地深吸了两口,杨军手里香烟被夺,眨着眼看了楚云飞一眼,想到是自己给楚云飞惹麻烦了,低下头又默默地抽出一支烟点上,继续抽着闷烟。

    “我不要钱……”

    白雪终于说话了。

    今天第四章,我继续码,晚上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