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爆炸式的突破 第248章 枭雄本色

小说:剑与财 作者:木子心 直达底部

    第247章爆炸式的突破

    杨军的意识能够思考,却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和梦中有些相像,却又不尽相同,他能感觉到周围是一片黑暗的虚无,这种黑暗、这种虚无很快就被打破了,不是杨军打破的,杨军的意识感觉到一点点的白光,如同夏夜中萤火虫那么小的白光缓缓向他的意识飞来,一点一点,数不清的小小白光一点一点地融入到他的意识中,杨军能真切地感受得到他的意识在一点一点地壮大。

    杨军的意识就像一团火,那些小小的白光如前仆后继的飞蛾一般扑进这团火里,所有扑过来的小白光都没能再离开。

    一分一秒,时间在流逝,杨军已经不记得时间过去了多久,一直到又一点小小的白光飞到他的意识上,他的意识却再也无力将他吸收,于是,还在向他的意识飞来的小小白光渐渐散去。

    这是增强了我的灵魂还是增强了我的精神力?

    这个疑问杨军解答不了,也无须解答。

    周围的白光散去后,杨军的意识忽然恍惚了一下,恍惚的时间非常短,当杨军意识到自己恍惚了一下的时候,他已经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了。

    握了一下双拳,杨军感觉到自己体内依然充满着力量,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眼睛也缓缓睁开。

    睁开眼,杨军看见自己正躺在他的房间里,窗外已经有薄薄的晨曦透过窗户纸照进房间里,在床边不远处的椅子上,画戟信徒坐在上面正微笑着看着他醒来。

    见杨军看见了他。画戟信徒从椅子上起身走到杨军的床边,背着双手说:“昨晚我回来地时候,府里的婢女告诉我,她们现你昏倒在后花园里。我跟着那个婢女来到你房间的时候,见你果然是昏迷的,我看了一下没看出导致你昏迷地原因,便让人去本城最好的医药堂找来郎中给你看看情况,谁知道那个庸医折腾了半天竟然说恕他无能。我现在很想知道以你的功力,是怎么混倒的,你愿意满足我这个好奇心吗?”

    杨军眨了眨眼,微笑着说:“我领悟出第十四剑和第十五剑了。当时我使出了第十五剑。然后就突然昏倒了。”

    “你领悟到第十四、十五两剑了?”

    画戟信徒脸上动容。不过随即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不对啊!照理说你领悟出第十四、十五两剑。你应该更强大才对。怎么会反而晕倒呢?这个说不通啊……”

    画戟信徒皱着眉头在杨军地床前纳闷地踱来踱去。忽然。他脑袋一转。目光看向刚刚在床上坐起来地杨军。说:“我看这样。我们现在就去后花园。你使出第十四和十五两剑。让我仔细看看。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地剑法使完之后自己会晕倒。”

    杨军微笑着摇头。

    见杨军摇头。画戟信徒不解地问:“怎么?不愿意?为什么?你怕使出第十五剑。你又会晕倒?”

    对于画戟信徒这个问题,杨军依然摇头,只是说:“你以后会明白的,你就不要再问了。我是不会对你使出第十五剑地。”

    杨军话既然说到这个地步。画戟信徒心里就算再好奇也不好意思再追问,只好失望地摇了摇头。道:“有你地,还保密,难不成你是怕你的第十五剑会杀了我吗?”

    说完,画戟信徒就告辞离开了。

    对于画戟信徒最后那句话,杨军笑得意味深长。

    画戟信徒走后,杨军并没有立刻下线,他下床后就出了房间,然后大步走到城主府里的练武堂里,练武堂里有一个功力测量仪,杨军进入练武堂后,见里面没人就径直向那功力测量仪走去。

    走到测量仪面前,杨军脚步不停,直接站上了测量仪的底座,随手从袖袋里摸了五枚铜币投进了投币箱。

    五枚铜币一投进去,测量仪的外音喇叭就报出了杨军目前地战力情况。

    “叮,恭喜您,您**的最大攻击力是326382点,**最大防御力是232829点,您地内力总值是5274823,总计,您目前的总战力是5834034点。如果您需要更详细的测量结果,请再入五枚铜币,如果不需要,请您走下测量仪,谢谢您的合作!”

    听到自己的**最大攻击力已经有32万多,杨军脸上露出微笑,接着又听到**最大防御力也已经有23万多的时候,杨军已经确定他已经突破后天桎梏,进入先天秘境了。

    可是当听到他的内力总值是527万4千多的时候,杨军愣住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刚突破后天桎梏,内力就暴增了四五百万?

    杨军以为自己听错了,当即又从袖袋里掏出五枚铜币投进投币箱,可是结果和刚才听到的除了更加详细,数字一点也没有出

    难道昨晚融入我意识的白色光点不是灵魂力量也不是精神力,而是内力?

    这个猜测让杨军既欢喜又失落,他多希望昨晚融进他意识中地白色光点不是内力,而是灵魂地力量,或者是精神力也好啊。

    这个猜测让杨军的情绪有些低落,在失落地情绪下,杨军用手腕上的通讯器拨了画戟信徒的号码。

    “喂?”

    通讯接通后,画戟信徒先出声了,他的声音里透着疑惑的味道,毕竟他刚才还在杨军的房间里跟杨军说过话,杨军这么快就打他的通讯,他疑惑是很正常的。

    杨军没有管画戟信徒的疑问,一开口就问:“信徒,你当初刚进入先天秘境的时候。测量过你地内力没有?那时候你的内力是多少?”

    “内力?我刚进入先天秘境的时候?”

    “嗯。”

    “没有,我刚进入先天的时候,没有去测量什么内力。”

    画戟信徒地回答让杨军失望。

    “那你现在的内力呢?现在的内力有多少了?”

    失望过后杨军又问。

    “不知道,我很少测量这个。”

    画戟信徒的回答又让杨军失望了。

    想了想。杨军提出了一个请求。

    “信徒,你立刻来练武堂好吗?我有点事要请你帮忙。”

    “练武堂?有事让我帮忙?”

    画戟信徒迟疑了一下问:“你不是想让我来练武堂测量一下我的功力给你看吧?”

    画戟信徒的猜测很准,一下就说中了杨军的意图。

    “可以吗?”

    杨军的声音小了下去。杨军也知道这个请求不很地道,怎么能让人家把自己地功力测量出来给他看呢!

    “可以,你等等,我马上就来。”

    画戟信徒说完就挂断了通讯。这让杨军有些感动,画戟信徒竟然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他这个过份地请求。

    画戟信徒几分钟后就大步走进了练武堂,看见杨军在功力测量仪旁边。他就微笑着大步走过来。不等杨军说话,他就站上了测量仪的底座,同时又说一扬,五枚铜币一溜抛进了投币箱的小孔里。

    “叮,恭喜您。您**的最大攻击力是287383点,**最大防御力是192455点。您的内力总值是3192922,总计,您目前地总战力是3672760点。如果您需要更详细的测量结果,请再入五枚铜币,如果不需要,请您走下测量仪,谢谢您地合作!”

    画戟信徒的数据也很夸张,但和杨军刚才测量出来的功力想必就少了许多,尤其是在画戟信徒进入先天已经有一段日子,而杨军只是刚刚进入先天这个前提下在这个前提下。画戟信徒和杨军的数据相比就很不正常了。

    难道昨晚融入我意识里的白光真的只是内力而已?

    听完测量仪报出的画戟信徒功力数据,杨军心里的失落又加了一分。

    这个时候。画戟信徒从测量仪底座上走了下来,含笑看着杨军,问:“我的数据给你了,你可以告诉我你要我的数据做什么吗?当然,这个你也保密,我也没意见。随便你了。”

    杨军看着他并不虚假地笑脸,犹豫了一下,就再次走上测量仪地底座,同时又从袖袋里摸出五枚铜币投进投币箱。

    “叮,恭喜您,您**的最大攻击力是326382点,**最大防御力是232829点,您地内力总值是5274823,总计,您目前的总战力是5834034点。如果您需要更详细的测量结果,请再入五枚铜币,如果不需要,请您走下测量仪,谢谢您的合作!”

    再一次听到这份测量结果,杨军已经很平静,平静的杨军自走上测量仪底座开始就一直注意着画戟信徒脸上的表情。结果,一如杨军的预料,画戟信徒轻松的笑脸随着测量仪喇叭报出的数据一点一点地减少,当报出杨军的内力总值有527万的时候,画戟信徒的嘴巴微微张开了,看着杨军的目光瞬间变得不可思议。

    当测量仪的声音结束的时候,画戟信徒像不认识杨军似的上上下下打量杨军,啧啧赞叹道:“527万……总战力583万,近600万,你这是怎么练的?你确定你真的是昨晚才突破后天的?”

    第248章枭雄本色

    话说杨军昏倒后不久,死在他剑下的孤独寂寥和清冷凄惨、大鬼头、剑魔各自在不同的复活点复活。孤独寂寥、清冷凄惨和大鬼头,他们三个的复活点都在囚牛城外,剑魔的复活点却是在雪鹰城外。

    他们复活后,通过通讯器相约在一口价的总部见面。

    孤独寂寥和清冷凄惨、大鬼头他们三个就在囚牛城外,回到囚牛城的总部自然很快。当他们三人都已经回到总部地时候,剑魔才刚刚走下雪鹰城外的复活山,下山后,剑魔就走进雪鹰城。他打算通过雪鹰城里的传送阵回囚牛城。

    在经过城主府的时候,因为听说雪鹰城曾是他父亲黑虎帮地地盘,所以剑魔驻足往城主府门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让剑魔看到了很奇怪的一幕。他看见一个小麦色皮肤的窈窕女孩敲开了城主府的大门,然后就当着开门的老仆人面一剑刺进了自己的心口,剑魔听见她临死前轻声对惊愕的老仆人说:“老人家,拜托你、拜托你转告文、文心雕龙,我又、又自杀一次了。我今、今天没有吃大还丹……”

    这番话让老仆人连连点头。也让剑魔微微动容。

    又自杀一次……

    这个“又”字让剑魔知道这个女孩自杀了不止一次,再结合她最后那句“我今天没有吃大还丹”这句话,剑魔很笃定地猜这个女孩的一身武功肯定是废了。

    连续死亡两次,而中间没有服用大还丹,多少地功力也会化为乌有。

    这一幕让剑魔很有感触。但他并没有管这件事,什么也没说就继续走向传送大厅方向。转眼就远去了。

    无论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剑魔都没有做大侠地心。

    剑魔到达传送大厅的时候,老仆人刚刚把阿舞临死前让他转告的话说给了文心雕龙听。

    老仆人颠颠倒倒地述说一个美丽姑娘在城主府门前自杀的事时,文心雕龙一直静静地听着,不时举起手里的酒葫芦泯上一

    即便是老仆人转述阿舞临死前请求转述地那句话的时候,文心雕龙孤寂地神色也没有丝毫动容,只是举起酒葫芦又倒了一点酒水在嘴里,当老仆人说完后眼巴巴地看着他的时候,文心雕龙神色不变地望向他。问:“还有吗?”

    “没有了。”

    老仆人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你下去吧!”

    文心雕龙轻声说完就又倒了一口酒进嘴里。老仆人见文心雕龙无动于衷。老仆人心里不禁为刚才在门前自杀的那个美丽的姑娘惋惜。在老人眼里那个姑娘可是个好姑娘啊,为了城主已经自杀了不止一次。谁知道城主听了竟然就像没听到似的,惋惜的话都没有说一句,真可惜那个姑娘了老仆人心里叹息着走了出去。

    老仆人一离开,文心雕龙右眼眼角就滑出一滴泪水,但他的动作很快,泪水刚滑出了一滴,他就借着喝酒的时候用抓着酒葫芦的右手手背在眼角掠了一下,同时他也故意仰起脖子张开嘴接酒葫芦里倒下来的酒水,这样仰着脖子,他眼眶里地泪水便迅收了回去。

    “嘀嘀……嘀嘀……”

    刚喝了几口酒,文心雕龙手腕上地通讯器忽然响了,情绪低落的文心雕龙面无表情地抬起左手手腕,瞥了一眼通讯器屏幕上地人名。

    “死亡是永远?”

    文心雕龙有些意外竟是大帅在找他,不过也仅仅是有些意外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情绪夹在其中,这个时候如果是其他人找他,他很可能不会理,但死亡是永远是大帅,他不能那么怠慢,所以尽管心情很不好,但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大帅有什么吩咐?”

    按下接听键后,文心雕龙声音平淡地问。

    “雕龙!你还忠于我、还把我视作大帅吗?”

    死亡是永远一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这句话让文心雕龙误会了,这句话让文心雕龙以为他做错了什么事情,或者是刚才的语气让死亡是永远误会他不把他这个大帅放在眼里了。

    这个认识让文心雕龙心里很无奈,这个时候他实在没心情奉承死亡是永远,便依旧平淡地问:“大帅怎么这么问?我做错什么了吗?”

    这个问题问出去后,文心雕龙好一会没有听见死亡是永远接话的声音,文心雕龙便问:“大帅,你还在吗?怎么不说话了?”

    “雕龙啊。阿侯也背叛我了……”

    死亡是永远终于语气悲伤地说话了。

    “阿侯也背叛了?”

    文心雕龙脸色变了,当下在座位上坐直身子认真地问:“大帅,你说详细一点,阿侯怎么也背叛你了?他是离开了西凉铁骑。还是宣布长安城独立了?大帅你现在在哪里?”

    “唉!”

    死亡是永远叹息一声,说道:“都不是,阿侯没有离开西凉铁骑,也没有宣布长安城独立。”

    这两句话让文心雕龙非但没有变轻松,反而皱紧了眉头,因为他想不明白银衣候既没有离开西凉铁骑,又没有宣布长安城独立,那他是怎么背叛死亡是永远的?

    “大帅……”

    文心雕龙猜道:“难道银衣候亲手杀了你、篡位了?”

    “唉。也不是!”

    死亡是永远又叹息一声。说出事情的真相。

    “阿侯要把我架空,他让我把西凉铁骑的处事权全部让给他,让我只做一个名义上地大帅,雕龙!你说,他这样算不算背叛?算不算背叛我?算不算背叛我们西凉铁骑?”

    这次文心雕龙半晌没有说话。皱着眉头思虑了好一会才问:“是这样……那大帅你有什么吩咐?你希望我怎么做?”

    文心雕龙这话一说,通讯中死亡是永远的声音明显激动起来。他对文心雕龙吩咐:“雕龙!你很好!你没有辜负我对你的信任,你记住,正面和阿侯对抗,你绝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你千万不要摆开车马地与他作战,我要你、不,是命令你,我命令你暂时不要违逆阿侯地意思,尽量顺着他,让他以为你愿意听从他的任何命令。然后在私底下你要帮我多招揽高手。武功越高的越好,最好是像画戟信徒和邪剑客那个层次的高手。最差也不能差于阿侯的水平,等你招揽到几个这样的高手,我们就能放心地赶走阿侯,到时候,没有了阿侯,我们依然能守住我们的雪鹰城和长安城,你说对不对?”

    死亡是永远的这番话让文心雕龙无语。

    招揽几个画戟信徒和邪剑客那个层次地高手?最差也不能差于阿侯地水平?

    大帅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心里虽然这么腹诽着,但嘴上文心雕龙并没有反驳他,而是恭敬地应是。一山更比一山高,也许江湖上真的还有比画戟信徒和邪剑客更强的高手吧!

    结束通话的时候,文心雕龙在心里苦笑着想。

    和文心雕龙苦恼不同,同样是结束通话的死亡是永远脸上却露出了自得地微笑,大口灌了一口美酒,他环视着空旷的金銮殿低语:“几十年了,什么困难能打败我?跨过眼前这道坎,我将拥有更加忠诚、更加强大地手下,失去的两个城池也能尽数收复回来,其他的十四座城池也还有我的份!”

    颓废过一些时日后,今天在银衣候的刺激下,死亡是永远终于从颓废中清醒过来,他本是极度自信的,尤其是他的驭人之术,他一直坚信他的驭人之术可以驾驭所有的手下,让所有人都真心地为他卖命。

    是画戟信徒、邪剑客、负国倾城、魔王不见血等人的众叛亲离让他在驭人之术上地信心受到了前所未有地打击,这个打击让在风雨中闯荡了几十年的死亡是永远一度颓废欲死,是银衣候,是银衣候地夺权让他重新振作起来,他终究是掌管大权掌管惯了的,让他交出手中全部的权利,他怎么能够甘心拱手?

    死亡是永远和文心雕龙结束通话的时候,剑魔刚刚踏进一口价总部的大门。

    一口价的总部在哪里?

    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是在囚牛城,但具体是在囚牛城的什么地方,哪座房子里?这个就算是消息最灵通的人也不知道。

    剑魔左手握着他的金蛇剑走进囚牛城中最大的一家妓院——女儿国。

    女儿国不是一口价的产业,但一口价的总部却是在这里。这个消息就算是女儿国的主人也不知道。

    知道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女儿国中一个二流**——赏

    赏心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赏心悦目”这个词,事实上,赏心让人看着确实挺悦目的,从这一点上来说,她也算是人如其名。

    一口价的总部就是赏心的独门小院。

    赏心是一个**,《江湖》里的原住民,孤独寂寥曾经只收她一两银子帮她杀了一个武功高强的仇家,从此她视孤独寂寥为恩人,多年后,当独孤寂寥组建一口价之后,因为对她已经很信任,便把一口价的总部设在她这里。

    这个消息除了一口价中的高层,就只有她一个外人知道。

    谁能想得到江湖上最大的杀手组织总部竟是在一个**的小院里?

    谁都知道女儿国并不是一口价的产业,女儿国的主人也与一口价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谁也料想不到一口价的总部在这里,几年了,女儿国的主人都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可见这件事是多么的隐秘。

    剑魔走进女儿国后,闪开了几个迎上来的**,也没有报赏心的名字,他只在人群中穿梭了几下,他的身影便消失在女儿国大堂里众人的眼里。

    复活后,他已经服过大还丹,功力已经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