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凶手归来 第206章 勾人的约会

小说:剑与财 作者:木子心 直达底部

    第205章凶手归来

    第二天早上,杨军从游戏舱里出来,拉开窗帘,现今天外面的天气不错,一大早东方就有一轮红日给万物披上了一层红光。

    走到房门后,把挂在门后的日历撕下一张,现今天已经是12月13日了,星期四。

    淡淡笑笑,杨军穿上衣服就出去了。

    走出卧室,看见厨房里方平像往常一样已经在里面摆弄,杨军没说什么,默默地刷了牙、用凉水洗了把脸,习惯性地去后院练拳了。

    他刚练了一会,方平也兴冲冲地来了。

    每天都是这样,方平会比杨军早起来十分钟左右,先准备两个小菜,然后淘洗一点米放在液化气灶上慢慢熬,这个时候杨军一般已经在后院练拳了,方平便赶紧换了练功专用的运动服、运动鞋出去在杨军身边练。

    练拳是一件很个人的事,再好的师傅,自己不用心练,师傅不可能像武侠小说里那样灌给他一身功力,所以杨军教方平的方式,就是把教的招式先演练几遍,等方平记住后,就让他自己练,自己琢磨,以后每个星期只指点一次,然后再让他自己修炼。

    因为自己琢磨透的才会形成本能。

    本能对于练武的人来说很重要,因为和人交手的时候,对付普通人还好,要是对上高手,那就根本没有时间让你考虑用什么招式,一切全靠自身养成的本能,一看到对手出招,你眼睛看见了,身体就要把对手的招式挡过去、或者避过去,至于怎么挡、怎么避,那就要靠自身的本能反应。

    这就像一个人被激怒了突然抽了对方一个耳光一样,怎么出手抽的是完全不经思索的。这样想抽就抽过去的巴掌一般极少有人能躲得过去,可是如果你先调整一下手掌的角度、琢磨一下怎么力、用什么招式抽。那十有**会被对方挡住、或者避了开去。

    早上练完拳、吃了早餐。杨军和方平又一起去学校。

    因为出去拍了三个多月电影。虽然回来已经有两天了。但今天却是杨军回来后第一次去学校上课。

    “军哥!你知道吗?你现在在大学城里老有名了!”

    一路步行去学校地路上。方平蹦蹦跳跳地在杨军身边一边走一边找杨军说话。

    闻言。杨军淡淡地笑笑。随口说:“是吗?”

    “嗯嗯!”

    方平连连点头,见杨军神情平静,他就以为杨军不相信,当下就详细地给杨军说:“军哥!你是不知道啊!你去拍电影的前几天不是在金碧辉煌大门前,把我们学校武术社地副社长姚石龙打得重伤昏迷了吗?”

    杨军点点头,表示有这回事。

    方平见杨军点头,立即兴奋地一拍手,大声说:“就是那件事以后了,从那以后。很多人都说你是我们大学城里的第一高手,你肯定不知道现在又多少美女暗地里喜欢你了……”

    一路上方平喋喋不休说着这件事,杨军没有飘飘然。也没有制止他,随他在耳边兴奋地说。

    两人很快就进了大学城,开始还好,快要到淮水大学大门的时候,路边一个女孩忽然啊一声惊叫,引得路上行人纷纷看了过来,杨军和方平也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个女生一手捂着小嘴,一手指着杨军。一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的模样。

    附近的看过来的行人沿着那女生手指地方向看向杨军。

    看见杨军的脸,好几个行人的眼睛一亮。

    “好像是那个杨军……”

    “不是好像,就是他!”

    “杨军?”

    低声的议论在行人的交头接耳间传了开去。

    杨军和方平都听见了,杨军神色没有什么变化,方平却笑了,他用肩膀碰碰杨军胳膊,笑着小声说:“军哥!看看,我刚才没骗你吧?你真的老出名了!”

    杨军略一扫视周围对他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的行人,面色平静地收回目光。

    “走吧!”

    对方平说了一声。他就往淮水大学的校门走去。

    望着杨军的背影,方平郁闷地撇了撇嘴,小声嘀咕:“唉!军哥不在乎名声却名满整个大学城,这名声要是给我该有多好啊!如果我有这么大地名声,芮爱芳还不早是我的了……”

    走进淮水大学的校园后,对杨军指指点点地人就更多了,有男生也有女生,杨军也不在意这些人的目光、议论,眯着眼不去看周围行人的神色。也去听他们在议论什么。一路神情平静地走到大二烹饪班的教室里。

    杨军还没走进班级教室,很多同学就都走过来跟他搭话了。有问他什么时候会功夫的;有问他练的是什么功夫;还有问他功夫是从哪里学来的;更多的人都在问他最近去拍得电影是不是功夫片?导演是怎么找上他的,是不是因为听说他打伤了姚石龙才找上门地……

    五花八门的问题把杨军都包围了,杨军现围过来问他问题的同学,好多都不熟,好几个他都叫不出对方的名字,可是这些人围着他,勾肩搭背的,好像和他很熟。

    随意应付了这些人的问题,杨军又像以前那样坐到教室后面、左边靠窗的座位上。

    不久,杨军正在随意翻着书看菜谱,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脚步声在他前桌停了下来,然后他听见一个人坐下的桌椅动静,同时还有一丝淡淡地洗水香气进入他鼻腔里。

    抬头看去,现果然是刘希。

    今天她穿着一身蓝色的化纤衣服,一头黑依然是扎着简单的马尾。

    杨军抬头看她背影的时候,她正好回过头来。

    “你回来了?”

    刘希矜持地微笑着跟杨军打招呼,脸依然像从前那样有些微红,她还是那么容易害羞。

    “嗯!回来了。”

    杨军也微笑着回应。

    其实这个时候杨军的心里是有些讶异的,因为他现刘希脸上的青春痘已经没有了,不过她脸上的皮肤毛孔依然有些粗大,但总体来讲。比以前是好很多了,也许等大三地时候,她脸上就会很光洁了吧!

    轻声问候了一下,刘希就又回过头去,并没有继续和杨军说什么。

    又一会后,快上课地时候。教室门口地响起一阵清脆地高跟鞋击打地面的声音。

    高跟鞋?

    杨军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班上只有五个女生,哪个女生上课地时候都穿高跟鞋了?

    皱着眉头抬头往门口望去。

    昌毓婷?

    杨军意外地看见高跟鞋的主人是他们班地辅导员昌毓婷。

    几个月不见,昌毓婷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倒不是说她的思想比几个月前成熟了多少,而是指她的衣着打扮,拉直的黑、紧身的灰色牛仔裤、紧致的白色上身皮衣,皮衣里面是一件大领口的白色毛衣,脸上也不知道是怎么化妆的,竟然既显得水嫩、又紧绷绷的泛着光滑地微光。唇上涂得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唇膏,让她那略饱满的下唇看上去很光滑很性感,眉毛也画了。

    如果认识。在大街上看见,谁会以为她是一个老师?昌毓婷娉婷地走进教室,满面春风。

    大家都被她今天与以往不同地打扮给惊讶了,她一走进来,绝大部分人都抬起了头,狐疑地上下打量她,偶尔几个没有注意到的,也都被身边的同学碰碰胳膊,示意看昌毓婷了。

    “老师!你是不是捡到钱了?”

    有胆大的男同学开玩笑似的问。引得班里一阵善意的哄笑。

    昌毓婷也不恼。依然满面春风、笑盈盈地。

    她在讲台上站定,伸出雪白的双手向下虚按了按,示意大家安静。

    待班上没什么声音的时候,她微笑着、脸略有一些羞红地对大家说:“告诉大家一个喜讯!月底我要结婚了,到时候大家都去给我捧场啊!”

    第206章勾人的约会

    结婚?

    大家都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道贺恭喜地声音就不绝于耳,只有少数几个对昌毓婷有点想法的男生脸色有些黯然。

    大学和中学不同,学生和老师恋爱并不罕见。有的女学生和年轻的男老师处上了对象,毕业后直接就嫁给了自己的老师。

    至于像昌毓婷这样年轻貌美的辅导员更是许多男生心目中的极品,因为大部分男人心里都多少有一点恋母情结,所以对比自己大几岁,看上去比较成熟,又是自己老师的女辅导员很容易就产生爱恋的情愫。

    不过不管班上那几个男生有多喜欢昌毓婷,现在也都没用了,人家月底就要结婚了。

    杨军看着讲台上地昌毓婷,有点怔。

    他倒不是对她有多少想法。只是想起了大一那次老乡会聚会后。他送昌毓婷回来的路上曾经摸过她紧翘的**,此时看见打扮一亮的她满面春风地宣布月底就要结婚。心里自然就有些复杂的感觉。

    杨军正在怔怔出神的时候,讲台上的昌毓婷忽然看向他,笑着喊:“杨军!”

    听到昌毓婷的声音在喊自己的名字,杨军一惊,回过神来,看向讲台上地昌毓婷。

    “你出来一下!”

    昌毓婷对杨军点了下头说。

    杨军四顾了一下,现班上同学都或惊讶或羡慕地看着他。

    “好!”

    杨军应了一声,就从座位上起身。

    见杨军起身,昌毓婷就微笑着先出去了。

    杨军在班上同学地注目下跟着走出教室,在教室门口的走廊尽头,昌毓婷正站在那里笑盈盈地望着他。

    “过来啊!”

    见杨军出来后脚步顿了一下,昌毓婷又唤。

    杨军不知道她刚宣布了月底结婚地消息,紧跟着就叫他出来做什么。淡笑了一下,杨军平静地走到她面前。

    “有事吗?”

    杨军的口吻很平静,像在对一个普通的异性朋友说话。

    昌毓婷脸上的笑容没变,没有介意的样子。她没有立即回答杨军的问题,而是先上上下下打量了杨军一遍,然后才在杨军疑惑的目光下问:“听说你最近拍得电影是动作片,怎么样?你觉得好不好看?什么时候公映啊?”

    原来是这个问题。

    杨军表情松了一些,淡笑着回答:“嗯!月底吧!导演说月底应该能上映。”

    杨军回答得好像很自然,却避开了她中间那个问题。好不好看?他自己主演地电影。难道自夸好看?或者说不好看?

    “这次赚了不少吧?怎么样?公映的时候送我两张电影票?”

    昌毓婷双手背在**后面,两腿交叉着,笑眯眯地拿这个问题向杨军索要电影票,不过打趣的意味居多。

    她这个姿势很像找男朋友索要礼物的小女生,颇为可观的双峰因为她这个姿势凸显的很厉害,杨军目光无意间瞥见,赶紧移开了。

    “可以!”

    杨军一口答应下来。

    又聊了几句,上课铃就响了,昌毓婷便让杨军回教室准备上课。杨军回教室后,她也哼着小曲心情愉快地走了。

    第一课开始不久,洪一欣用手机给癞癞咕章铁了一条短信。短信只有一句话——杨军回来了。

    洪一欣地短信出去大约两分钟,洪一欣的手机就振动起来,洪一欣背着讲台上老师的视线悄悄打开手机,看到是章铁回复了。

    打开章铁回复的短信,章铁的回复也很简洁——告诉他,中午我请他吃饭。

    看到这条短信的内容,洪一欣苦恼地抓抓头,想了想,又给章铁回了一条短信——我试试。不过我把握不大。

    这次洪一欣的短信过去还没一分钟,章铁的回复就来了,洪一欣打开章铁回复的短信,看见更简洁地一句话。

    那还是我亲自来请吧。

    看着这条短信,洪一欣无声地笑了一下,轻声自语道:“面子真大这句话说的应该是杨军。

    中午放学的时候,下课铃之后,杨军跟着人流最后走出教室地时候,一眼看见了走廊里的洪一欣和章铁。

    杨军左右看了一下。现身边的同学都已经下楼走了,教室门口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人,而这个时候洪一欣和章铁还没有走,目光都看着他,显然,他们是在等他杨军。

    以前,杨军对章铁是没什么好感的,但现在面对他,杨军心里却有些怪怪的。因为他睡过章铁的亲妹妹两次。

    因为这个缘故。杨军态度不自觉的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冷漠,挤出一点笑意。杨军向他们走去,杨军走过去的时候,章铁和洪一欣也大步走过来,三人在教室门前两三米远的地方停下。

    “找我?”

    杨军先开口。

    洪一欣看向章铁,章铁在,轮不到他先开口。

    章铁今天脸上有很和善地笑容,点点头,他伸出右手跟杨军说:“谢谢你教训了姚石龙,我是特意来感谢你的。”

    杨军轻握了一下章铁伸出来的手。

    “不谢!我教训他,出点不是为了你。”

    听到杨军这么回答,章铁脸上笑容也不减一分,依然笑着说:“我知道,但不管你教训姚石龙是出于什么原因,从结果上看,是间接帮助了我,让我得以收回园丁会的权利,所以,我感谢你是应该的。这样,你看现在已经是午饭时间了,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给个面子?”

    “是啊!一起吃个饭吧?杨

    洪一欣在一旁帮腔。

    杨军歉意地笑笑,拒绝道:“抱歉!中午我有约会了。”

    有约会了?

    洪一欣和章铁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杨军都说有约会了,就算说的是假话,他们也没辄了,难道让他把原来的约会推了?

    “这样啊……”

    章铁有些尴尬地耸耸肩,说:“那太遗憾了!那明天?明天怎么样?”

    洪一欣又帮腔了。

    “是啊!明天!明天中午还是晚上,随你决定,你觉得中午有空就中午,你觉得晚上有空就晚上。怎样?可以吧?”

    看他们是一定要请吃饭了,想到章含韵是章铁的妹妹,杨军终于点了头。

    见杨军点头,章铁和洪一欣笑了。

    达到目的,章铁和洪一欣也就不再纠缠,道了别就都走了。

    他们走后,杨军右手从裤袋里掏出自己地手机,打开最近收到的一条短信。

    “中午有空吗?我请你吃饭可以吗?”

    这条短信是第二节课间休息的时候收到的,杨军已经看过。

    又看了一遍这条短信,杨军对章铁和洪一欣远去的背影笑笑,收好手机也下楼了。

    下楼后,杨军径直出了学校,在校门前召了一辆出租车就坐了进去。

    “小伙子!去哪里啊?”

    司机问杨军。

    “金碧辉煌!”

    杨军靠在座位上答道。

    “金碧辉煌?”

    司机一边动车子往金碧辉煌而去,一边笑着说:“中午去金碧辉煌吃饭,是不是你同学生日庆祝?”

    “唔。”

    杨军含糊地唔了一声。

    司机虽然猜错了,但有必要跟司机解释吗?

    出租车很快在金碧辉煌门前停下,杨军付了车钱,下了车就进了酒店。

    刚进酒店大厅,就看见一身明黄色休闲装的章含韵正在大厅里来回踱步,手里握着一只粉红色的手机,杨军看见她的时候,她也看见了杨军,一眼看见杨军,她脸上就一喜,但很快就收敛了欣喜的笑容,双手捏着衣角一步一步走到杨军面前。

    “来了?”

    看着杨军轻声说了一下,她就红着脸低下头去。就刚才那一眼,杨军已经现她地眼中难掩喜意。

    难道她也像关澜一样喜欢上我了?

    这个念头冒了一下,就被杨军掐灭了,这个念头很无聊!杨军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走吧!我去要一个包厢。”

    杨军对章含韵说了一声,就往服务柜台走去。

    但刚走了两步,他地衣袖就被章含韵拉住了。

    “不、不用了!”

    章含韵小声说。

    不用了?

    杨军回过头不解地看着她。

    在杨军的注视下,她又害羞地低下头,不过倒是给出了解释。

    “我已经要了一个房间,我们让服务员把菜端进房间就行了。”

    这句话说完,她地脖颈都红了,头低得更低了。

    杨军嘴巴微微张开,有些合不拢。

    “我觉得房间比包厢清静一点!”

    章含韵又画蛇添足地加了这么一句,这句话一说完,她好像就后悔了,立即小跑着从杨军身边经过,上楼去了。

    杨军回头望着她跑动时颤动的**和嫩臀,有些口干地舔了舔嘴唇。

    有人赏我两张月票么?昨天一张没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