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疏远 第185章 遥遥无期的突破

小说:剑与财 作者:木子心 直达底部

    第184章疏远

    “吕平一?”

    “是吕平一……”

    看见从浮桥上下来的那个青年,杨军听见身后响起一片低语声。

    出于好奇,杨军低头问身旁的洪一欣:“这个吕平一很有名吗?”

    “有名!当然有名!”

    洪一欣目光复杂地看着对面的吕平一,低声告诉杨军:“这个家伙喜欢深夜一个人在操场上练武,前年,他刚刚进入武警学校,一天深夜他在操场上练拳,突然有一个蒙面人袭击他,结果他被那个人打死了!谁知道等他揭开那个蒙面人脸上的面巾的时候,才现被他打死的是他的教官,后来事情闹开了,那个教官的妻子说出了真相,原来那个教官是故意蒙面去试他身手的,自那件事以后,吕平一虽然每天深夜还去操场上练拳,平日里他却像变了个人似的,经常一整天一句话都不说,听说他在武警大学待了三年了,还一个朋友都没有,不过也正因为这样,他这些年拳法精进非常快,私下里,他隐隐已经是武警大学的第一高手……”

    随着洪一欣的述说,杨军心里对这个吕平一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这人三年前打死了赏识他而试他身手的教官,这三年来应该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平日里几乎一句话不说,但每晚却还是去操场上练拳,把心思都用在练拳上,他的拳法想不精进都难啊!

    卜英晖看见吕平一来了,眼睛一亮,伸手指着杨军跟吕平一说:“表哥!这人不讲规矩,三战两胜,他们已经输了,他还出手把李娜打进了湖里!”

    李娜和戴兵都若有期盼地看着吕平一。不过他们却都没有开口。

    杨军没有去看身后章铁他们地脸色。不过此时已经听不到他们地声音。想必他们在心里对吕平一也是忌惮地吧?

    吕平一沉静地双眼看了杨军一眼。又瞥了一眼浑身湿漉漉地李娜。

    “都回去吧!”

    吕平一神情淡然地说了一句。看了一眼瘫在沙滩上。站不起来地戴兵一眼。弯腰抓着戴兵地裤带。拎着就走了。

    卜英晖和李娜对视一眼。两人眼里都有无奈。卜英晖对李娜点点头。李娜苦笑一下。卜英晖转身跟上吕平一。不过他地左小腿骨头断了。走起来一瘸一瘸地。上了浮桥。他双手赶紧抓着浮桥两边地铁锁扶手。李娜抹了一把脸上地湖水。最后盯了杨军一眼后。也转身走了。

    吕平一等人走后。章铁犹豫了一下。走到杨军身后。对着杨军说了句:“谢谢!”

    杨军回头看他的时候,看见章铁对他那两个杨军不知道名字的手下招了招手。吩咐道:“你们扶一下一休!一休指的自然就是洪一欣。

    “是!铁哥!”

    那两人答应着就要过来扶洪一欣,却不料洪一欣晃了晃还有点晕晕的脑袋,就自己站了起来,站起来后,红一欣对那两人摆了摆手。

    “不用扶我!我没事!”

    那两人拿不定主意,都看向章铁。章铁见洪一欣自己站了起来,应该是真没有事,就胡乱对那两人摆摆手,又向杨军点了一下头,章铁也转身走了,章铁一走,他那几个手下,包括左君彦、殷空是自然也跟着走了,洪一欣拍了拍杨军的肩膀。也跟着走了。然后是章铁地女朋友杨庆英。

    转眼,白沙洲上除了杨军、方平。就只剩下陈晓双和章含韵。

    “谢谢你!”

    内向的章含韵踌躇了一下,挪到杨军面前微红着脸道了句谢之后,也立即掉头小跑着走了。

    她的身材真的很好,前凸后翘,就算是背影,也能看见她饱满的**肉一弹一弹的,其娇嫩程度可想而知。杨军多看了一眼,方平却是一直看着,直到她的背影完全融入夜色里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这下,白沙洲上就只有杨军、方平和陈晓双了。

    方平看了俏生生的陈晓双两眼,见她一双桃花眼总是在杨军身上,心下就有点明白了,当下回头对杨军说:“军哥!我突然想起来我今晚还有点事,我先走了!拜拜了啊!”

    说完,也没等杨军说话,他就小跑着从来时的那条浮桥上走了。

    只剩下杨军和陈晓双,陈晓双突然嫣然一笑。

    “杨军!很久不见啊!找个酒吧玩玩去?”

    杨军看了一眼月光下更加娇俏的陈晓双,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拒绝道:“我送你回去!”

    说着,也不管她同不同意就向浮桥上走。

    “喂!等等我!”

    陈晓双在杨军身后喊了一声,立即拔足跟了上来。

    “你不喜欢酒吧?那kTV怎么样?”

    跟上来后,陈晓双立即又换了一个提议。

    杨军没有作声。

    陈晓双以为杨军默认了,便喜滋滋地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就这么说定了!我知道学校南边有一家kTV档次不错,我们就去那儿吧!”

    杨军还是不说话。

    出了镜湖公园,来到公园门前地公路上,杨军停下了脚步,双手插在裤兜里等着车。

    “我们坐车去啊?”

    见杨军似乎在等车,陈晓双脸上笑容越欣喜。

    杨军还是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

    陈晓双也不介意,笑盈盈地和杨军并排站着,不时用自己圆润的肩头去蹭杨军手臂,蹭了两次后,见杨军站在那里没有表示反感,她嬉笑着把杨军粗壮的右臂搂在怀里。

    9月份正是酷暑地季节,杨军的手臂上没有衣物遮挡,陈晓双上身也只穿着一件明黄色的T恤。单薄得很,她这一搂住杨军的手臂,因她的娇小。也因为杨军手臂地粗壮,杨军地手臂顿时被她搂在胸前坚挺的双峰之间。

    杨军眉头又皱了皱,不过陈晓双并没有看见,杨军也没有抽出手臂,就任由她搂着。

    陈晓双以为杨军喜欢,所以搂着杨军地手臂,不时晃动着杨军的手臂。娇俏地找话聊,诸如你今晚怎么来白沙洲了、最近在干嘛了,等等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她问得多了,杨军也只好偶尔嗯啊两声,眉头却是皱着一直没有舒展。

    几分钟后,一辆从市区开来的出租车经过这里,车窗上挂着“空车”的牌子,杨军伸手把它拦了下来,拉开后车门示意陈晓双进去。陈晓双开心地坐了进去,合上后车门,杨军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也坐了进去。

    “学府西路临园小区!”

    坐进车后。杨军给司机报了这个地址。

    “好!”

    司机应了一声,车子就开动了。

    坐在车后座的陈晓双听杨军报的是这个地址,一呆,随即变了脸色,拍了一下杨军肩膀,问道:“喂!杨军!你怎么报我住地地方?不是去kTV吗?”

    陈晓双地话让出租车司机看了杨军一眼。显然是在问他们到底去哪里。

    杨军没有理陈晓双,对司机重复一遍道:“学府西路临园小区!”

    司机点点头,车立即快了许多。

    陈晓双见杨军没有理她,她心里虽然有千般怨气,这个时候当着出租车司机的面却不好泄出来,当下闷着脸抱着手臂靠在座位上生闷气。

    她主动邀请,竟然被拒绝了……

    第185章遥遥无期地突破

    车子到了陈晓双住的那栋楼下,杨军下车帮她打开了车门。

    陈晓双坐在车里,抱着双臂冷眼看着杨军。好一会。直到司机催促她才气鼓鼓地下了车。

    “杨军!很好!我认识你了!”

    下车后,陈晓双狠狠地瞪了杨军一眼。留下一句话就噔噔噔地上楼去了,高跟鞋击打楼梯的声音很急促,听在杨军耳里,杨军默然地站了一会。

    “喂!关上车门,我还要去找生意呢!”

    司机的声音让杨军回过神。

    “嘭!”

    杨军关车门前坐进了车后座,对意外的司机说:“出大学城,去柏杨村!”

    柏杨村,就是杨军房子所在的地方。

    当司机开车把杨军送到房子门口的时候,已经深夜快十一点了。

    付了车费,杨军打开大门进了屋。

    也没去看方平有没有回来,杨军洗漱之后就进卧室、打开游戏舱躺进去就进游戏里了。

    游戏里,进去后,杨军睁开眼看见地就是陌生的房间了。

    这里是雪鹰城城主府。

    他现在是这座城池的副城主,这个城主府他和文心雕龙一人一半,左半边城主府属于文心雕龙,右半边属于他杨军。

    他醒来时看见地这个房间就是右边城主府的主卧室。

    这间卧室很宽敞,是一个套房,卧室外还有一间,两间房之间隔着一道镂空的木墙,木墙上镂空雕着一副精致的丛林图,透过镂空处可以看见外间的情形。

    从床上坐起,杨军环视了卧室一周,淡淡一笑。

    他这个副城主基本上是属于光杆司令,手下一个人也没有,全城的兵马全部归属文心雕龙掌管。

    也许这个副城主地身份给他带来的最大实惠就是这半个城主府吧!

    虽然这样感慨,杨军心里却并没有很失落,他自己也知道他不擅长统兵,上次攻打并州城的时候,他手下倒是招了一些人,他却亲手杀光了那些人。

    淡然一笑,杨军盘起腿来,闭上眼开始炼化吸收来的本命精元。

    那天吸了鸳鸯刀鬼和八月凤飞雪的本命精元,他还没有吸收呢!

    天蒙蒙亮的时候,杨军轻吁一口气、睁开眼来。

    半夜的炼化。吸收来的本命精元已经全部炼化好了,杨军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体内功力的饱涨感,功力明显比之前增加了许多。

    可是睁开眼地时候。杨军眼里却没有多少喜色,因为他想到了上次,上次吸收了黑骨精地本命精元,黑骨精是先天境界的高手,炼化了他地本命精元后,杨军也清晰地感受到了功力的增长,可是他去测量仪上测量的时候。测量报出的数据竟然还是战力799999点,为此杨军还向游戏公司举报过,可是结果游戏公司竟然说测量仪没有出任何问题。

    多想无益,睁开眼后,杨军下了床整了整衣服就出了卧室。

    出卧室后,杨军立即去到城主府里的练功房,那里有一台功力测量仪。

    杨军站上测量仪的底座,向投币箱投了五枚铜币。

    “恭喜您!您的**总防御力是31732点,**地总攻击力是48783点!您的内力总值是719484点!合计您的总战力点数是799999!请问您还要测量您身体各个部位具体的攻击和防御点数吗?如果是,请重新投铜币五枚!”

    还是799999点!

    有些失望。因为还没有突破80万的壁障,这意味着他还是没有进入先天,但因为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听到这个结果,杨军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并没有其他过激的反应。

    默然片刻,杨军忽然无声地笑了笑。

    从测量仪上下来后,杨军没有在练功房逗留,径直就出了练功房。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杨军回到卧室立即就下了线。

    这天早上杨军从游戏舱里出来的时候,学府西路临园小区章含韵一大早就在哥哥章铁的厨房里用小炭炉熬中药。

    章铁呢!

    他正躺在床上、睁着眼怔怔地望着天花板出神。

    他身上只穿了一件平角裤衩,肚子上倒是盖着一条毛巾被,身下是一张竹席,头下枕着一个凉枕。

    毕竟是炎夏季节,床上都很简单。

    章铁的身子很精悍,身上尽是一条一条地肌肉,皮肤黑得亮,躺在床上都显得野性十足。

    不过今天他精悍的身上却多了许多纱布。

    左右肩头、两边胸口、小腿上、右脚脚背上。纱布把他裹得像个木乃伊似的。

    这些伤自然都是昨晚卜英晖地鹰爪抓的。

    经过一夜的修养。只要不乱动,章铁已经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

    十来分钟后。门锁响了一下,拎着七八个早餐袋的杨庆英从门外进来。

    “早餐买来了!”

    杨庆英笑着对屋里喊了一声。

    “啊?回来了?”

    张含韵应了一声,用毛巾端着熬好的药罐走到客厅里,给了杨庆英一个笑脸。

    自始至终章铁都不曾开口,他地卧室门是打开的,杨庆英进屋来他看见了,妹妹端着药罐到客厅来他也看见了,但他一直沉默不言。

    章含韵和杨庆英互视一眼,眼中都有担忧。

    微微摇了摇头,杨庆英快步去厨房拿来一块托盘,把买来的早点拣了几样章铁常吃的放在托盘里,然后端着托盘进卧室给章铁。

    章含韵看了杨庆英背影一眼,欣慰地笑了笑,去厨房拿来一个干净的白瓷碗,把药罐里已经熬好的药汤倒进碗里,倒好后她小心翼翼地端起,也进了章铁的卧室。

    卧室里,杨庆英正在劝章铁吃一点。

    “癞癞咕!吃一点吧!多吃一点,伤口才能好得快!”

    章含韵进去后,也附和:“是啊!哥!吃一点吧!你别这样!那个卜英晖不是也被你踢断了腿嘛!”

    杨庆英和章含韵两人一唱一合地劝解,不多时,章铁无奈地笑了下。

    “行了行了!你们别说了!我吃还不行吗?”

    抓起一个烧卖往嘴里塞,一口咬了一半,空着的左手又去托盘上拿豆浆。

    一口烧卖没嚼几口,章铁忽然叹息一声,叹道:“昨晚你们也看到了!我们跟武警大学的三个人打死打活,结果怎么样?那个杨军一出手,就把那个李娜扔进了镜湖里……”

    叹息一声,又说:“这就是差距啊!想想当时我们打得那么惨烈,武警大学地戴兵被我踢断了双腿;卜英晖也被我废了一条腿;而我身上伤口有几十;一休被那个李娜一脚跺在头上,当场就昏迷了!可是最后人家杨军只是轻易就抓住了李娜地大腿,随便一扔,就把她扔进湖里了……想必杨军看我们打斗的时候,心里在嘲笑吧!他多半在笑我们地招式漏洞百出、不堪一击,不堪一击啊……”

    章含韵见哥哥脸上笑容很苦涩,便有意岔开话题,当下把手里的药碗递到章铁面前,劝道:“哥!来!趁热把药先喝了吧?”

    章铁闻言看了一眼妹妹的表情,妹妹脸上的关切溢于言表,章铁心里暖洋洋的。

    “好!我喝!”

    章铁笑着接过药碗,嘴里的烧卖还没有咽下去,他就咕嘟咕嘟喝了两口药汤,合着药汤,他把嘴里的烧卖一起吞了下去。

    “呵呵!就着中药吃烧卖,这个搭配不错!呵……”

    章铁自嘲着,又咬了一口烧卖,然后又喝了一口药汤,然后又是烧卖、药汤……

    他竟然真的就着药汤吃早点了。

    这本是很搞笑的,可是杨庆英和章含韵却都笑不出来,她们都能感觉到章铁现在心情很郁闷,他虽然在笑,可是笑容里分明透着苦涩。

    章含韵脑中浮现出昨晚杨军随手把武警学校李娜扔进镜湖的一幕,再看眼前哥哥就着药汤吃烧卖的一幕,章含韵忽然问:“哥!你是不是很想跟杨军学功夫?”

    其实她哥章铁在家里说过好几次“如果能学到杨军的功夫就好了”之类的话。

    正在就着中药汤吃烧卖的章铁没有听出妹妹语气里的异样,随口回道:“当然!如果能学到他的功夫,我就是减寿十年也愿啊!他娘的!这种巨大的差距,想想心里就堵得慌……”

    听了哥哥话里的向往和无奈,章含韵轻轻咬了咬娇嫩的红唇,没有再说话。

    章铁他们在聊到杨军的时候,武警大学的李娜一身绿色运动服、绿色运动鞋,再戴上一顶白色棒球帽后,出了宿舍。

    昨天晚上回来后,卜英晖给她的手机了一条短信,此时她便是按照卜英晖短信里的要求去做一件事。

    昨天要了一下月票,今天有人问我有意义吗?他问我你要月票有什么意义呢?你能拿到奖金吗?很无奈,我也知道我拿不到月票奖,可是如果能进入游戏分类的月票前十五名,就能吸引一些读者来看,这是我的一点私心,所以,拜托各位投我两票吧!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