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酒水促销员

小说:重生岂能再穷途 作者:拔丝墨斗鱼 直达底部

    张宸无奈的说道:“这才两个多月,你就想着回本赚钱?你以为做买卖跟种地一样啊,春天种秋天收的,再说种地还有颗粒无收的时候呢,赚钱哪那么容易。”

    吉星光一拍桌子:“我不管,当初我要入股夜色娱乐城你不同意,你劝我说这行能挣钱,现在我才发现自己上当了,这钱挣的也太费劲了。”

    张宸本想说有个好爹挣钱就不费劲儿了,不过一想这话对吉星光来说似乎不太合适,便改口道:“那我给你二十万,你把经营权转给我,怎么样?”

    “转个屁,老子辛辛苦苦忙活了这么长时间,你小子想坐收渔利,美死你了,赶紧的,给我想办法,不然这学期我让你一挂到底!”

    听到吉星光又拿考试成绩压自己,张宸真的是无语了,他也懒得计较,便直接问道:“那你觉得为什么啤酒的销量在餐饮行业上不去呢?”

    “我靠,明明是我问你,你怎么反过来还问上我了?”

    “你是老板,总该有自己的想法吧?”

    “你还是股东呢?”

    张宸强忍住了将啤酒浇到吉星光头上的冲动,然后毫不客气的说道:“我再问你一遍,为什么啤酒的销量在餐饮行业上不去?”

    看到张宸一本正经,吉星光也就不再扯皮了,他说道:“我觉得主要还是品牌的认知度不够,同等价位的啤酒,人家当然是愿意点牌子响的了,这样才显得有面子嘛。”

    张宸点了点头:“对,因为面子,所以咱们可以从面子上做文章。”

    “面子上做文章?怎么做?”

    张宸想了想说道:“你可以在客流量比较高的饭店安排酒水促销员,让她们穿着带冰爽啤酒logo的工作服入驻饭店进行推销,而且一定要选形象好的年轻姑娘,这样那些顾客就不好意思拒绝了,毕竟喝酒的大部分都是男人嘛。”

    “你的意思是在饭店里弄几个陪酒小妹儿?拉倒吧,那得多少钱啊,再说吃个饭而已,谁愿意给小费啊!”

    “除了小妹儿你脑袋里能不能想点别的?”张宸真是服气了,“我说的是酒水促销员,不是陪酒员,每个饭店只需要安排一个,然后在顾客点酒水的时候推荐一下冰爽啤酒就可以了,工作时间可以选在中午11点到1点还有下午五点到晚上八点,这样算是兼职,不用付全天的工资,一小时30元加上酒水提成,估计很多女孩都会感兴趣。”

    “听上去好像不错,可以试试。”

    “嗯,头两个月不用多招,先招10个试一试效果,如果效果好的话,就可以按照这个模式推广下去了。”

    “可是漂亮姑娘能愿意干这个吗?”

    “不一定漂亮,看着顺眼有气质就行,一小时30元的打工费已经很高了,而且还有提成,毕竟是正经工作,我觉得应该能招到人。”

    吉星光拿起啤酒喝了一口,然后说道:“好吧,就按你说的办,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

    张宸眉头一皱:“还有什么问题啊?”

    “好姑娘真的全都去夜色娱乐城了?”

    “……”

    “要不咋俩也去新店嗨皮一下吧!”

    “……”

    五一假期归校之后,天气彻底的暖和起来了,篮球场上很多人都换上了短袖,不得不说,年轻真好。

    短短的几天假期,一晃就过去了,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感觉,不过这次回来,张宸发现崔贤知却和以往有着很大的不同。

    崔贤知的性格很阳光,很外向,只是嘴有时候比较贱,可是放假回来之后,他却一脸的愁容,也不怎么爱说话了,一看就是有心事。

    寝室的人多次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总是回答说“没什么,就是放假没睡好,过两天就好了。”

    张宸比较了解崔贤知,这个人非常的乐观,很少会为一些琐事闷闷不乐,所以这一回他一定是碰到了什么非常难办的事,所以才会这样,张宸决定私下里问一问他,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忙。

    前一段时间在邢云的带领下,518寝室对刚上市不久的《传奇》游戏入了迷,白天上网太贵,所以大家都是白天睡觉,晚上去网吧包宿,本来放假前崔贤知也会跟着一起去的,不过今天他却留在了寝室。

    其他人都去网吧之后,寝室里只剩下张宸和崔贤知,屋里难得的一片寂静。

    张宸拍了拍躺在下铺的崔贤知说道:“走啊,吃饭去。”

    崔贤知摇了摇头:“不想吃。”

    “要不喝点?”

    崔贤知抬起头看着张宸,过了半晌,他叹了口气说道:“走吧!”

    在学校附近的烧烤店,两个人点了一些肉串,又要了四瓶啤酒,然后就吃了起来。

    要在以往,饭桌上最能说的肯定是崔贤知,天南海北各种话题,绝对不会冷场,不过今天他却只是低头吃着肉串,喝酒的时候和张宸碰碰杯,几乎不怎么说话。

    没办法,为了让气氛别太沉默,张宸主动找崔贤知聊天,不过他只是聊一些很平常的话题,没有直接问崔贤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瓶啤酒下肚之后,张宸感觉脑袋稍微有点轻,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估计崔贤知现在的状态也差不多,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他便问道:“老四啊,怎么这次回来感觉你心里有事儿啊,到底发生什么了?”

    崔贤知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又干了一杯啤酒,沉默了片刻,然后才说道:“也不瞒你了,我爸是做房地产的你知道吧,在我们那儿有一块地,原先是一家国企,后来黄了,地就一直闲着,我爸一直想把那块地弄到手,都盯了好几年了,上上下下没少跑,终于,在去年年末的时候,他跟别人合伙把那块地给拿下来了。”

    “这不挺好的吗?”

    崔贤知苦笑了一下说道:“好什么啊,今年年初,国土局给他批地的那个人犯事被双规了,结果新来的领导说原来的审批流程有问题,直接把那块地给扣下了,这一下我家真的是倾家荡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