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封校结束

小说:重生岂能再穷途 作者:拔丝墨斗鱼 直达底部

    张宸倒不是非常担心骨髓捐献者会拒绝与自己见面,如果这次没见成,他不会放弃,他会让骨髓库的工作人员把话传过去,只要对方同意捐献骨髓,他可以给予50万、100万、甚至更多的奖励,为了挽救母亲的,花多少钱都在所不惜,毕竟钱可以再赚,但母亲的命只有一条。

    不过还好,骨髓库的工作人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捐献者同意先见一面,但是见面地点要在常秋市的献血中心办公室,而且不能透露关于自己任何的信息。

    听到这个消息,张宸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省了一大笔钱,而且他从中还察觉到一个信息,那就是这名骨髓捐献者应该也在常秋市,否则就不会选在常秋市的献血中心见面。

    见面时间约在了下周一,正好常秋大学刚刚解封,所以张宸打算周五先回学校报个到,顺便看看518寝室的兄弟们。

    虽然只离开寝室不到两个月,但再次回来,张宸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因为寝室每个人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寝室地面那厚厚一层的垃圾。

    张宸回来的时候,老大吴鑫正在和女朋友打电话吵架,听崔贤知说,这两个人已经从前一段时间的热恋发展成虐恋,几乎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光电话费一个月就要三四百。

    还有邢云,现在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天天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游戏里,据说他处了个女朋友,以前他每处一个女朋友,都会和寝室炫耀两个人是多么的“性”福,甚至有两次还一脸自豪的说女朋友要为自己打胎,让寝室其他人帮他凑钱。

    对兄弟,邢云绝对没的说,但对女人,他绝对是个无可救药的渣男,不过奇怪的是,这一回他在寝室却对自己的新女朋友绝口不提,似乎是在隐瞒着什么,寝室其他人都猜测,也许他现在的女朋友奇丑无比,所以他才不好意思像以前那样在寝室里吹嘘。

    要说改变最少的应该就是杨易了,他唯一改变的就是发型,张宸走的时候,他还是半长的头发,可是现在却变成了毛寸,形象上的变化确实有些天翻地覆。

    一提到杨易的头发为什么变成这样,寝室里的人就笑的前仰后合,原来封校之后,不知道他哪个筋搭错了弦儿,竟然把头发染成了金黄色,**时期学校各个方面检查的都比较严,他的头发自然也逃不过校领导的眼睛。

    校领导对杨易进行了全校通报批评,并给他两个选择,一个是封校结束后卷铺盖滚蛋,另外一个选择就是把头发染回来。

    结果这家伙脾气也是倔,他哪个都没选,而是直接把头发剃了个精光,虽然没按校领导说的去做,不过学校没有规定不许剃光头,所以拿他也没什么办法。

    还有崔贤知,他现在看起来成熟了许多,从他身上再也看不到当初那个无所事事的富二代的影子,听他说自己的父亲也已经从破产的阴影中走了出来,现在正在给别人开出租车,虽然赚的钱没法和以前比,但省着点花也足够生活的了。

    千变万变,但男生们沟通感情的方式不会变,那就是喝酒。

    见张宸回来了,大家暂时将不愉快和琐事抛到脑后,决定晚上好好聚一聚,喝点酒。

    虽然张宸已经拥有千万身家,但518寝室的其他人并不知情,所以聚会的地点依旧选在学校旁边的小饭店,不过说实话,张宸觉得还是这样的小店吃起来有味道,大酒店的菜肴他还真吃不惯。

    饭桌上,邢云的新女朋友又成为了大家探讨的话题,吴鑫还让他把女朋友找过来给大家见一见,可是邢云却说现在两个人还没确立关系,等关系确立之后,自然会带来让大家见一见。

    寝室的人嘲笑邢云以前祸害那么多小姑娘,现在开始装纯,从来嘴不饶人的邢云这一回却出奇的没有进行反驳,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每当提到女朋友的时候,张宸总感觉邢云的目光会有意无意的看向自己。

    因为实在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大家不再纠结于邢云女朋友这个话题,而是天南海北的胡吹起来,虽然没什么正经话,但这种氛围让人感觉十分的舒服,也十分的享受。

    或许是由于心情比较好,张宸今天多喝了几杯,散场回寝之后,他感觉头有点晕,就没跟着大家上楼,打算在寝室楼下坐一会儿吹吹风醒醒酒。

    坐在台阶上,张宸仰望着星空,突然一股莫名的孤独感笼罩心头,虽然今世身边多了很多朋友,但他心中最深处的秘密却无人倾诉,这种感觉让他十分的压抑。

    张宸不知道这辈子会不会有人可以让他放心的将心中的秘密与其分享,又或者这个秘密将永远的埋藏在心里,最终跟着他一起进入坟墓,化成虚无。

    察觉到自己越想越离谱,张宸赶紧晃了晃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统统甩出大脑,虽然不再乱想,但孤独感依旧存在,所以他掏出手机,想找个人陪自己说说话。

    张宸胡乱的翻着手机中的电话簿,此刻他的眼神是迷离的,等到他回过神儿来仔细看手机屏幕的时候,却发现通话选项停留在白思菡的名字上。

    “或许这就是天意吧,正好问问最近学生会里有什么情况。”张宸心想着,然后打算按下通话键,可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竟然是白思菡。

    心有灵犀?

    张宸轻笑了一声,然后接通了电话。

    “你母亲的病怎么样了?”白思菡关切的问道。

    “哦,已经好多了。”张宸没有实话实说。

    “你回学校了吗?”

    “今天下午刚回来的。”

    “那个……”

    白思菡突然吞吞吐吐起来,张宸听着有些心急,就催促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跟我你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白思菡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说道:“嗯,是有个事想求你帮忙。”

    ……

    (大家一开始是不是以为我会写一段**的剧情?哈哈,我就是不写,怎么样,是不是很surpr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