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触景生情

小说:帝龙决 作者:傲视天龙 直达底部

    “傲视家族的三少爷看来也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主啊!”

    “烈家大少爷据说早已经进入战气九重天,不知他们俩孰强孰弱。”

    周围的修士议论纷纷,都想看看两人孰强孰弱,这是两家年轻一代的交锋,也可以说是是英杰榜的提前上演。

    让傲视韵儿站在一边,傲视天下眼中涌上一抹凶光,走到烈虎对面勾了勾手指头。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善茬,没有去欺负别人,就是其祖上烧高香了。现在有一个猪头自己往刀口上撞,他怎能放过。

    “找死!”

    看着傲视天下那一副“你不行”的样子,烈虎气就不打一处来。

    其右脚猛然在地面一踏,身体径直的向傲视天下暴冲而去,强横的战气居然是让得踏脚点的地板直接龟裂。

    在距离傲视天下还有一米时,烈虎前进的身形突然顿住,其双掌屈指如勾,向前者的脖子扣去,凌厉程度很显然是想一击致命。

    “速度不错嘛!可惜这还不够!”轻而易举的躲了开去,傲视天下嘴角拉起一抹弧度,不无讽刺的道。

    见傲视天下侧身躲过一击,烈虎神色如常,手臂一转,鹰爪朝对方站定的方向横扫而出。

    眉毛一挑,傲视天下抓着烈虎转身的刹那,不等其爪子抓来,一拳击出,直取其心窝。

    “终于出手了么?”看着尾随而来的拳头,烈虎一声冷哼,想也不想的便一掌迎上。届时,两声大喝自场中响起。

    “天罡拳!”

    “火云掌!”

    “嘭!”

    拳掌相交,一声能量爆破声炸响全场。傲视天下和烈虎各自退了十几步,这一击平分秋色。

    四目相对,火花迸溅,很显然,这样的结果让两人极度不满。

    “小子,不错,有点斤两。但接下来你就没有那么好运了。”扫了傲视天下一眼,烈虎紧了紧略微有些发麻的手掌,狰狞的笑道。

    “少废话,哥今天非揍扁你不可。”

    打出火气的傲视天下可懒得废话,提起拳头便朝烈虎冲了过去,转眼两人又大战在一起······注视着场中激烈大战的两人,傲视韵儿俏脸上写满了担忧,着急的样子惹人怜爱。

    “虎哥,扁他。”

    “对,好好的打他屁股。”

    张豪等人在一旁为烈虎呐喊助威,看一个个那齿牙咧嘴的模样,就好像是他们在场中。

    “烈虎要败了!”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极度不和谐的声音,犹如一盘冷水浇在几人头上。

    “他妈的,你说···你说···大哥,你怎么来了。”

    张豪惑的转过身来,牛眼一瞪,正想骂谁在这说泄气的话时,可当他看见说话的人时却傻了。

    “大哥,为什么呢?烈虎虽然没有占据上风,但也没有露出败相啊!”

    来人正是玄者四重天的强者,他大哥张家的长子张英,被后者狠狠的盯了一眼,张豪心里有些发毛。

    “烈虎只知攻击,不顾防守,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反观傲视天下,有攻有守,游刃有余,他只是在等待合适的时机而已。”

    场中,烈虎一招黑虎偷心,直取傲视天下的心脏,十指上略微有些寒芒在闪动。

    见到这一幕,傲视天下嘴角掀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吸星**”其缓缓的抬起手,五指微张,顿时,一股吸力暴涌而出。

    这是傲视天下去年冬天自己开创的,半夜起来喝水太冷,所以他就以战气控制气流把水杯吸到自己身边来,经过半年的努力,已经练得炉火纯青。根据前世的记忆,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当傲视天下举起手的那一刹那,烈虎便感觉前进的身体以更快的速度朝傲视天下撞去,这不禁让他大惊失色。

    不过马上其就露出了笑容,看着越来越近的傲视天下,他不退反进,战气在手上疯狂的凝聚着。

    “裂山拳!”

    一股尖锐的劲气,破空而出,朝傲视天下的心窝射去,刺得他脸部都是有些抽痛。这一击要是落实了,恐怕他不死都要断两只脚。

    “哥就不信制服不了你这头小老虎!”

    感受着空气中带来的压迫,傲视天下冷哼一声。体内的战气运行路线,骤然改变,嘴角拉起一抹弧度,随后一掌击出。

    “斗转星移!”这是他在傲视血那里学的宙级**“灭掌”,只不过被他改了一个名字。

    “嘭!”

    击中了,见到尖锐的劲气射入傲视天下的胸口,烈虎高兴得合不拢嘴。要是在英杰榜前除掉傲视霸云一个子嗣,那对傲视家族一定是个不小的打击。想到这里,烈虎大吼一声,欺身而上。

    见到这一幕,张豪几人也是大声喝彩。而傲视韵儿却不由得心里一痛,泪水在眼中不停的打转。

    “不对!”张英死死的盯着前方,满脸凝重。在那里,他感觉到了一缕细微的波动。

    “噗!”

    劲气在傲视天下的体内运行一周后从右掌暴涌而出,结结实实的轰在了急射而来的烈虎身上。

    强大的劲力使得烈虎倒飞出去十几米,掉落在地上,其一双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傲视天下,鲜血不要钱似的自口中喷出来。

    “虎哥,你怎样?”张豪几人第一时间跑了过来,满脸着急。

    “让我看看!”张英扒开人群走了上来,其边说边伸手去探烈虎的脉搏。不久,他站起身来,向傲视天下走去。

    “傲视兄弟好手段,烈虎恐怕要在床上躺几个月了。”

    “怎么,你想为他打抱不平。”

    瞥了张英一眼,傲视天下一脸戒备。按照傲视霸云所述,这家伙起码在玄者二重天,现在他可不想与这个境界的人交手。不是因为怕,而是人要懂得见好就收,真要拼起来谁生谁死还不知道呢!

    “呵呵!傲视兄弟说笑了,烈虎这样,纯粹是自找的。我过来,只是想请兄弟到茶楼一叙,不知意下如何。”张英满脸笑容,那亲热的模样,倒真让人以为他们是阔别多年的好友呢!

    “唉呀!实在是不好意思,刚才小弟突然想起还有要事在身,改日再和张兄畅所欲言。”傲视天下一脸愧疚,好像这件事他不想去做但又不得不做的样子。

    “呵呵!无妨,既然如此,那贤弟先去忙吧!为兄改日再相请,届时,希望贤弟可别又有要事啊!”

    “影帝!”

    看着张英人畜无害的模样,傲视天下的心中不由钻出这个词语。这丫的演技,放在二十一世纪绝对可以击败尼古拉斯凯奇。

    “呵呵!怎么会呢?到时一定奉陪。”打了个哈哈,傲视天下拉着傲视韵儿转身离去。

    “大哥,就这样让他走。”看着傲视天下远去的背影,张豪几人皆咬牙切齿。

    “那你去把他拦下?”

    白了这个不争气的弟弟一眼,张英独自离去,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脸上有一丝阴冷一闪而没。

    “韵儿,你等等,你听我解释嘛。”大街上,一个少女在前面奔跑,后面一个少年死追不放。少女那曼妙的身姿,清纯的面容,惹得两旁无数**纷纷侧目,无数女子心生嫉妒。

    “韵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嘛。”拉住傲视韵儿,傲视天下仿佛做错事的小孩,有些语无伦次。

    “在···在店铺时,我···我触景生情,一时想到了其他的事,所以才不住的摇头。恰好,你又问我,所以···所以就造成了这种局面。”

    “你触景生情?”听完傲视天下的话,傲视韵儿一脸玩味儿。

    “嗯!触景生情,不不不···是触景伤情,触景伤情。”看着傲视韵儿那魔鬼般的笑容,傲视天下不停的摇头。

    “你···想到了其他的事?”

    “对,其他的事?呃!···怎么会呢?我怎么可能想其他的事!当时我正在想送你什么礼物好,所以就一时入了迷。这不,一买好,我就找你来了嘛。”

    擦了擦额头上斗大的汗珠,傲视天下连死的心都有了,女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那你给我买的礼物呢?拿出来瞧瞧!”

    “嘎!”

    傲视天下也就是随便说说,意图稳住傲视韵儿而已,没有想到其真的较真了。你看你这破嘴,说什么不好,现在看你怎么办。

    “礼物!哦!这个礼物嘛!”

    见傲视韵儿虎视眈眈的模样,傲视天下讪讪的笑了笑,装模作样的在身上摸索着。可惜把全身上下翻了一个遍,他也没有发现一件东西。

    正焦头烂额时,眼光无意间瞥见的一样东西让傲视天下眉开眼笑。

    “看!”只见他手心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颗石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璀璨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