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陶家!

小说:帝龙决 作者:傲视天龙 直达底部

    杨颖与王小爱跑出去之后,想的都与凤雪儿差不多,那就是自己被另外两人或者其中一人坑了.所以自认为“洞悉”了别人阴谋的她们,马上打道回府。

    凤雪儿三人都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女,花容月貌,倾国倾城,风华绝代,每一个都足以祸国殃民,是各大青年俊杰一生的奋斗目标。

    按理说傲视天下再好,三人也不可能同时喜欢他的。毕竟!整个玄弥大陆上天才多的是,不说一抓一大把,但也绝对不少。

    就拿风教的那个神体来说,比傲视天下大不了多少,前一阵日子有消息传出,其现在已经站在神显境顶端,遥望镜月之境。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修炼天赋比起傲视天下来也不枉多让,相信很快便可以打破滞碍,破入另一片天地。

    “雪儿,杨颖,王小爱,我说你们能不能静下来好好想想,些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见几人剑拔弩张,范剑无奈,只得站出来,伤着凤雪儿是他不愿意,但打着另外两人他心里也不好受。

    “闭嘴!”

    “闭嘴!”

    “闭嘴!”

    哪知,他话音刚落,三人就像是一头发怒的母豹子,恶狠狠的盯着他。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估计他已经投胎几次了。

    扫了几人一眼,范剑尴尬的笑了笑,退了下去。他毫不怀疑,自己要是再多说一句话,这几个小妞儿一定会把自己拉出去批斗。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此刻凤雪儿三人都在气头上,红眼睛对绿眉毛,对她们来说解释神马的都是浮云,唯一的途径就是分个高下。

    “嗦!”

    擢纤纤之素手,凤雪儿雪皓腕而露形,浓密的黑发披在香肩上,各色轻纱丝带漫天飞舞,她如广寒仙子下凡,不食人间烟火,百般难描。

    “铿!”

    寒气慑人,一把通体晶莹的长剑出现在杨颖手中,散发着凛冽的寒光,水雾一片,她腰肢袅娜似弱柳,姿色天然,窈窕无双,绝色难求。

    “锵!”

    火海燎原,王小爱玉手紧握一柄火红色的长剑,艳似是滴血,层层热Lang扑面而来,她微晕红潮一线,拂向桃腮红,千娇百媚,风情万种。

    三人站在大街上,无疑是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线,也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双如狼似虎的目光。

    没有多余的话语,眨眼间三人便大战在一起,顿时一片刀光剑影,看得范剑一个头两个大。

    剑气纵横,彩带凌天,绚烂到极致的战气冲霄而上,如烟花般,五光十色,美得近乎梦幻。

    不消片刻,三人便大战过百回合,金属碰撞的铿锵之声不绝于耳,场中不时闪现出一抹亮丽的火花,转瞬即逝,融于虚空中······“干什么?”

    一个酒楼里,正在养伤的陶燃冰见元朗冒冒失失的提着一个包袱门也不敲的就冲了进来,脸上闪过一丝愠色。

    要放在平日,他也不至于动怒,但一想到自己竟然被傲视天下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打肿了脸,他气儿就不打一处来。

    好在陶燃聚为他报仇去了,想到自己大哥的修为,陶燃冰心里略微好受了些。

    “哼!等大哥擒到傲视天下,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折磨折磨他,让他知道哥哥我不是好惹的。”

    在陶燃冰看来,自己大哥是灵极八重天的强者,傲视天下在其面前简直弱爆了,要捏死他也只是分分钟的事儿。

    “呃···”

    元朗抬起头来看了陶燃冰一眼,张了张口,终究是没有说出来。陶燃聚死了,他不知道陶燃冰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怎样。

    虽然平日里自己与两人和得比较好,可那也只限于平日而已,现在这种非常时刻,稍不注意就有性命之忧。毕竟,当初说要对付傲视天下,他也参与了的。

    “那是什么?”

    见元朗只是把手上的包袱递给自己,随后就低头不说话,陶燃冰心里有些郁闷。“没用的东西!”

    “还是冰少你自己看吧!”

    “哼!难道他还会吓人不成?”

    这次陶燃冰是真的怒了!妈了个逼的!一个破包袱你卖什么关子啊!怒极的他接过包袱,想也没想的就打开了。

    “啊!”

    当看清楚里面的东西之后,陶燃冰骇然失色,脸色一阵惨白,惊得当即就把包袱扔了出去,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陶燃聚!里面装的赫然便是陶燃聚的人头!

    傲视天下与陶燃聚大战的时候,元朗就躲在一旁的人群中,有了前车之鉴,这次他学聪明了,虽然人跟着去了,但却并未出面。

    并不是说他胆小,而是对上傲视天下,他是真的没信心了!

    当初陶燃冰不也是自信满满,扬言傲视天下是一招货吗?可结果呢?装逼不成,反倒被人家一巴掌给放倒了。

    所以一见到陶燃聚那骄狂的模样,元朗下意识的就躲了起来,奶奶个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这家伙胜了倒好,皆大欢喜,可要是拜拜了,那就玩完了。他可不相信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傲视天下麻烦,他还会放过自己,除非他是傻子。

    让元朗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个小心眼还真的留对了,陶燃聚这家伙压根儿就是外强中干,三两下被傲视天下打得七荤八素不说,连脑袋都被人家砍下来了。

    那一霎那,他都感觉到自己脖子处一阵冰寒。在傲视天下离开很久后,他才小心翼翼的捡回了陶燃聚的脑袋。

    “是谁?是谁?是谁?”

    从惊愕中反应过来之后,陶燃冰歇斯底里的大吼着,他脸色狰狞可怖,双眼充血,表情可怕得吓人。

    陶燃聚从小对他这个弟弟颇为照顾,从其这次二话不说的就为他出头就可以看出来。现在后者被杀,从此天人永隔,叫他怎能不怒。

    其全身下上涌现出一股恐怖的气息,灵极四重天的实力展露无疑。

    “傲···傲视···天···天下!”

    见陶燃冰陡然发飙,元朗吓得魂不附体,战战兢兢地说道。

    陶燃冰怎么也是一个灵极四重天的强者,此时其释无忌惮的释放着自己的气息,绝对不是他一个玄者五重天的小修士能够抵挡的。

    “你说什么?傲视天下!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要不是知道元朗不会骗自己,陶燃冰都想一巴掌把这家伙扇出去了。尼玛!傲视天下能杀得了自己大哥,开神马国际玩笑!

    要知道陶燃聚可是灵极八重天的强者啊!天纵之姿,就是遇上灵极大圆满的强者也可以与之一战,傲视天下能够击杀他,那岂不是说这家伙能够跨越五个境界对敌。

    “冰···冰···冰少!是···是···”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你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冰···冰···冰少!是···是···”

    元朗心有余悸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继续说道,他也不想啊!可心里一慌,这话就憋在喉咙里了。

    “操尼玛!”

    见这家伙半天都憋不出一个字来,陶燃冰勃然大怒,直接一脚把他踹了出去。

    不过马上元朗又爬了回来,没办法啊!拳头大就是道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由不得他啊!

    “真···真的啊!冰少!那傲视天下······”

    这下元朗不敢怠慢了,为了避免再一次做空中飞人,他把自己离开酒楼之后一直到自己回来之前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在他的描述中,傲视天下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强势得一塌糊涂,陶燃聚几乎连屁都没有放两个,就被果断的解决了。

    当然,这其中,他自然是把自己如何从傲视天下手中虎口夺食,拼死把陶燃聚的首级给抢回来的桥段描述得有声有色。

    不得不说,元朗能够成为落凰城的地头蛇,他的表达能力还是灰常之强的。

    “冰少!你是不知道啊!那傲视天下是个妖孽啊!天文地理、奇门遁甲、琴棋书画、刀枪棍棒他丫的样样精通,要不是我浴血奋战,将自身的生死置之度外,恐怕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拿过桌子上的茶壶喝了一口,元朗继续描述着。“为了聚大少,我可是···”

    “你有这么强?当我是傻逼呢你!”

    见这家伙还有说下去的势头,陶燃冰二话不说,直接飞起一脚,再次把这个马屁精踢了出去。“尼玛!什么玩意儿啊!”

    谁也没有发现,陶燃冰看着自己大哥的首级,眼角深处划过一抹常人难以察觉的微笑。

    陶燃聚死了,意味着他这个二世祖成了陶家最杰出的后辈,再没有人可以挡他的路了。

    “傲视天下!我是该感谢你呢!还是该恨你呢!”

    抬头望着窗外,陶燃冰眼中闪过一丝迷离,他仿佛看到,自己坐在家主的位置上,呼风唤雨······这是一个大厅,气氛有些沉重,厅中塞满了人,老老少少差不多有几十个,毫无例外,每一个人脸上都有些阴霾。

    大厅中央的那张虎皮宝座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年岁看上去并不大,但其眼中的沧桑之色却是在昭示着世人,这是经过了岁月的沉淀的。

    中年男子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气息,但他却仿佛跨越了千古而来,似坐在那里,又好像独处天外,漫步在云霄中,俯瞰天下,睥睨四方。

    在其下方,一位长得颇为俊俏的雍容妇女抽搐着,不时传出呜呜声,在其旁边,一个男子不停的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什么。

    这个男子的面貌有三分和陶燃聚、陶燃冰两兄弟相似,想来几人关系一定不浅。

    “聚儿的魂牌碎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威严的声音自虎皮宝座上的那个中年男人口中传出,低沉、严肃,让人心里忍不住发颤。

    在其说话的时候,下方那些满头白发的老者都是恭恭敬敬的低下了头颅,想来他的身份极高。

    “元成你怎么看?”

    中年男子双目中射出两道璀璨的神芒,似可望穿人的灵魂,其眼光所过之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不敢与之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