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暗流涌动,剑指落凰!

小说:帝龙决 作者:傲视天龙 直达底部

    傲视天下的视线中,两道倩影剑舞蓝天,你来我往,杀得不亦乐乎,铿锵之声不绝于耳,不时的碰撞在一起,迸溅出一片火花.

    照现在的情形看,两人斗得旗鼓相当,半斤八两,想来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分出胜负的。

    其中一道身影,傲视天下并不陌生——杨颖!

    据凤雪儿和范剑所说,在前两天自己受伤的时候,她无缘无故的消失了。没有想到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与人交上了手。

    对于杨颖!傲视天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这小妞的性格和凤雪儿差不多,属于古灵精怪那一类型的,自己没少在她身上吃亏。

    但他始终觉得其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特别是经过这次事件之后,他心里这种感觉更明显,总觉得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至于另一个人,因两人交手的速度实在太快,傲视天下也没法看清楚,只是从穿着打扮上看出其应该也是一名女子。

    “锵!”

    杨颖秀发飞舞,似天上的九天玄女下凡,不食人间烟火,一把雪白的长剑在其手中,宛若游龙,仿佛活过来了般,神出鬼没。

    对方也差不到哪里去,一手剑法使得出神入化,虽然看不清其容貌,但婀娜的身姿、纤细的柳腰等无不在昭示着她风华绝代。

    “嘭!”

    一声闷响自场中传出,两人都是后退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不过转眼间又战在一起,开始新一轮的生死搏杀。

    尤物!这是傲视天下脑海中自动跳出来的一个词语,就在两人刚刚分开的一瞬间,他终于看清了庐山真面目。

    那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芳菲妩媚,有羞花闭月之姿,沉鱼落雁之貌,毫不逊色于他身边的几个绝色佳丽。

    其身着一袭青色的纱衣,两条丝带环与臂弯间,随着微风的吹动而轻轻摇曳,两颗如宝石般的眸子点缀在那张绝世容颜上,更让其增加了几分灵气。

    雪白的颈项像一件精美的玉器,玲珑剔透,光滑烁辉,其胸前的饱满呼之欲出,水蛇般的柳腰下,白皙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粉妆玉琢,吸人眼球。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让任何男人都会为之心动、疯狂的女子。尽管只是匆匆一瞥,但傲视天下的心跳依然一阵加速,老脸有些发烫。

    其娇嫩丰盈,大片肌肤都裸露在外,轻纱几乎只是遮住了她身上几个重要的部位,若隐若现,其一举一动皆释放着无尽诱惑,让人沉迷。

    “咕隆咕隆!”

    以傲视天下的定力都抵抗不了,更别说看见美女就会流鼻血的范剑了,其喉咙不停的蠕动着,吞咽口水的声音蔓延而出,响彻四方。

    “怎么了!”

    见凤雪儿一脸古怪的盯着自己,傲视天下皱眉道。

    经过先前的事情,他决定自己有必要和这小妮子保持一定的距离,不然到时候对彼此都不好。

    “你干嘛吞口水?”

    见这个家伙丝毫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凤雪儿勃然大怒。要不是因为某些原因,她真想给这家伙两下。

    她承认,那张脸蛋儿的确很美,但是自己也不差啊!两人最多也是分庭抗礼!你就算要那啥也得盯着我看啊!现在盯着一个外**咽口水,这算什么事?

    “我没有啊!”

    上下打量了一下凤雪儿,傲视天下有些奇怪。一脸你生病了吧的样子!吞口水,就你这货色哥哥我一抓一大把,还吞口水,用得着吗?

    “有!”

    “没有!”

    “有!”

    “······”

    “你有!我都亲耳听到了!”

    凤雪儿蹙眉,一双大眼睛瞬间就水雾迷蒙了,眼看就要黄河泛滥。她气!她气这家伙做错了事情还死不承认!

    “呃!···”

    见其这个样子,一时之间傲视天下倒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站在中间,凤雪儿和范剑两人分于两侧,看现在这情形,八成是凤雪儿把吞口水的人当做自己了。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傲视天下只得把求救的目光移向了罪魁祸首,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范剑这家伙居然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果断的别过了脸去。

    开玩笑!自己在雪儿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够低的了,在这个风口Lang尖站出来替你辩解,你当我是傻逼呢你!范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我操!”

    傲视天下肺都要气炸了,妈了个逼的!你自己搞出来的事情,还要老子来给你搽屁股,我是你爸还是你妈啊!

    但既然已经误会了,他也懒得去解释,有些东西越描越黑,还是少说一点话为妙。想到这里,他起身便欲离开。

    刚刚站起身子,傲视天下便打了个冷颤,他目光缓缓下移,当看清楚眼前的状况时,额头上的冷汗“唰”的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八颗八颗的往下滴。

    尼玛!傲视天下都快哭了,只见一把长剑不偏不倚的插在自己两腿中间,离裆部只有一厘米不到,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剑锋上传来的丝丝冰凉。

    “我曰你仙人板都不板!”

    反应过来之后,傲视天下当即就怒了。在他看来,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叔叔可忍婶婶也不可忍!

    “不好意思啊!”

    他愤怒的抬起头,不过下一刻就没了脾气。只见那个妩媚的女子,眨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尴尬的看着自己,脸都红到了脖子根。

    王小爱是来执行一个特殊任务的,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进落凰山便遇到了一个仇人。没有多余的话语,两人直接厮杀起来。

    刚刚她听到傲视天下这个地方有响动,想也没想就把手中的长剑扔了出来,是以,悲剧的一幕就上演了。

    丢人啊!真他妈的太丢人了!想想傲视天下还真的很无语,这种“好事”自己好像遇到很多次了,先是烈小柔,后有杨颖,现在又多了一个女人。

    越想心里越觉得不舒服,他本来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家伙的,差点儿让自己去见皇上,说什么也不能放过。

    不过看到王小爱那尴尬的模样时,他又心软了。好男不跟女斗不是吗?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傲视天下小心翼翼的跨过长剑,转身就走。

    有句话怎么说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尼玛!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傲视天下要抓狂了,原来他因为心急,没有注意脚下,刚走出去两步,就一脚踢在树根上,摔了个狗吃屎。

    “噗!”

    吐出嘴里的两根杂草,他脸色阴沉得可怕,今天脸是丢光了。尼玛的!老子可是堂堂灵极境的强者啊!竟然走路被摔着了,这···这···这说出去谁信!

    “草泥马!”

    良久!一声巨吼响遍大半个森林,压过长空,滚滚而来,久久不绝,惊起一行白鹭上青天······这是一处大厅,四周都是漆黑的石壁,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很密闭的地方。

    “混蛋!”

    此时,在大厅中央,一个老者看了手上的卷轴,勃然大怒,一掌拍在身前的案子上,直将其击得粉碎。

    在其下方,一个仆人打扮模样的男子战战兢兢,身体不停的哆嗦着,不敢说话,显然被吓得不轻,生怕其一个不高兴会拿他开刀。

    “不可能!不可能!”

    老者声嘶力竭的咆哮道,如一头发怒的狮子,不停的在大厅中来回走动着,神色吓人。

    他自认为算无遗策,一切都计划好了,可就算是这样,依然让傲视家族的余孽活了下来,且成长速度之快,让人为之咋舌,这叫他怎能不怒。

    “爷爷!谁惹你生气了!”

    正在这时,一道身影自外面走了进来,人还没有到,声音便先传了出来。

    这是一个大概在二十几岁左右的男子,身披银色的长衫,头戴簪冠,长得颇为英俊,只是其全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阴寒的气息,有些慑人。

    “哦!是鍒儿啊!”

    老人挥了挥手,示意下人离去,他兴致不高,不过看到是自己的孙子,脸上还是强行挤出一丝笑容来。

    前者才二十几岁,年纪轻轻的便已踏入了神显境,虽然比起风教那个神体来说,还有一定的差距,但这也足够骄傲了。

    毕竟!别人的体质摆在那里,那是上天赋予的资本,修行起来自然得天独厚。

    “不知爷爷因何事而烦恼,鍒儿是否可以替您分忧!”

    男子拘了一礼,恭敬的说道。他在外面飞扬跋扈,回了家心里还是有点儿花花肠子的,不管怎样,在自己爷爷面前,面子是要做足的。

    “你分忧?呵!你怎么···”

    “爷爷!怎么了?”

    见老者不停的打量着自己,男子有些疑惑。虽然他知道前者不会伤害自己,但此刻仍然被盯得有些发毛。

    “呵呵!你还别说,这件事情你还真的能够帮上忙。”老者笑着说道。

    “请爷爷吩咐!鍒儿赴汤蹈火,一定万死不辞!”

    男子郑重的说道,这种表现忠心的机会,自然得抓住。至于任务,在他眼里,神马都是浮云。

    “我要你现在速去落凰城,给我杀一个人。”

    “谁?”

    “傲视天下!”

    提到这个名字,老者眼中闪过一抹亮光,杀意凌然。“不过你要记住,你的修为虽然比他高,但这小子狡猾得很,身上的宝贝也不少,你切不可大意。”

    “鍒儿记住了!”

    “去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