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哦买泪滴嘎嘎

小说:帝龙决 作者:傲视天龙 直达底部

    凤凰阁大厅中,所有修士呆愣愣的看着大口咳血的李姓老者,一脸的不可思议,感觉凉到了骨子里。

    人的名树的影,这个老者有多强,他们可是很清楚的,虽然刚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从老者不断咳血的场景依稀能够猜出些什么。

    “给我破!”

    只见场中傲视天下突然一声大喝,其满头黑发无风自动,凌空飞扬,震虎钟绽放出无量金光,他如一尊魔神一般,毫发无损的自漫天刀芒之中走了出来。

    傲视天下一步一步向前走来,就像在踏青,脚步移动得很慢,其身上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流淌,他仿佛与天道和,与天地融为一体,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势。

    “这么早就捕捉到了道韵,此子将来必成大器。”

    李姓老者看着十几米外那道消瘦的身影,眼中跳动着丝丝莫名的光芒,也不知道其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噗!”

    当傲视天下来到元朗两米处时,元朗终于是坚持不住,被其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强大的势压得半跪在地上,一缕缕殷红的鲜血顺着其嘴角缓缓滑落。

    “晄噹!”

    随着一声巨响,元朗手中那把长达两丈的大刀也仿佛遭受了什么难以想象的重创,寸寸碎裂,成为一堆废铁。

    “这···”

    此时!凤凰阁里所有的修士看着那道消瘦的身影,双眼中皆是写满了震惊。元朗那是谁,恶霸,还没有听说他在谁手上失败过,然而这一幕真的发生在他们眼前了。

    “这是谁啊!这么厉害,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惊叹之余,很多人也是不由自主的关注起傲视天下的身份来,悲哀的是没有一个人认识他。

    “不管怎么说,元朗这次栽了,恐怕是要消停一阵日子了。”

    ······“你···”

    元朗一脸惊恐地看着傲视天下,心里涌起滔天骇Lang,他知道自己这次是踢在铁板上了,赖以生存的宝刀被毁了不说,能不能活命都还是未知数。

    他向余力投去一个眼神,那意思是:尼玛的!你为什么不早点说他这么厉害呢?老子跟你近日无怨往日无仇,你自己想去送死也不要来拉着我啊!

    余力也毫不示弱的瞪了元朗一眼:骂了隔壁的!我就是知道他厉害,才找你的嘛,你不也说了落凰城里没有你摆不平的事情吗?现在出事了怪得了谁啊!

    此时元朗心里那个叫无语啊!感情这还是老子自己的错了。尼玛的!你也说了是我自己说的,既然是我自己说的那肯定会添加点艺术性的描述不是。

    “给我一个解释!”

    然而他现在可是没有时间去想那些所谓的谁对谁错了,因为傲视天下已经来到了他身边。

    傲视天下的语气很平淡,就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越是这样元朗心里越发毛。乖乖的龙,这尊煞神不会真的对我下死手吧!

    说吧!那家伙可是杀人不眨啊!我不能说啊!干我们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诚信,要是把雇主供出去了,那不是在砸自己的招牌吗?

    “唉!”

    突然,一声轻轻地叹息传入元朗的耳中,让他全身三百六十五个毛孔都在往外冒寒气,这个声音听在他的耳中就如死神的镰刀,他好像已经看到阎王爷再向他招手了。

    “我说!我说···”

    元朗终于是承受不住这种精神折磨,战战兢兢的说道。要是一般人可能还会遵守几分职业道德,支撑两秒才会妥协,可元朗能混到这种境界他是一般人吗?所以他只支撑了一秒就妥协了。

    “你不用白费心机了,是我!”

    元朗的话还没有说完,余力就站了出来。要是让他把范剑给供出来,以傲视天下刚才的行为来看,他丝毫不怀疑范剑会被拔掉两层皮。自己的修为在玄者四重天,连元朗都不是他的对手,那自己上去能够改变什么?

    刚才余力没有站出来,其实心里也是存着一丝侥幸,毕竟谁不怕死。他原以为元朗是个汉子,会一直挺下去,哪知道这个家伙压根儿就是一孬种,被傲视天下一吓,他就瘪了。

    要是范剑有个什么,自己到是没有什么,但那一家老小也就活到头了。只要现在保住了范剑,就算自己死了,他说不定会念着旧情照顾一下自己的家人,至少温饱不成问题。

    平日里他们跟着自家主人,鞍前马后的,表面上看似风风光光的,到得最后却是在思考着哪种死法更加划算一点儿。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悲哀。

    “你要杀我的理由!”

    傲视天下转身看着余力,眼中划过两道闪电,满脸杀气。他确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人,更别说结仇了,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人是受人指使的。

    “没有理由,老子就是看不惯你了,怎样?”

    感受着傲视天下那毫不掩饰的杀意,余力脸色微变,看了一眼范剑,随后挺起了胸膛狼嚎着,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呃!···”

    这句话着实把傲视天下震撼到了,这怎么看都有点像原来地球上的混混打架呢。哥打你没有理由,如果你非要找一个,那就是哥看你不爽了。

    虽然余力隐藏得很好,可刚才那短暂的惊慌失措还是被傲视天下给捕捉到了,回头看了一眼范剑,只见这家伙此时正东张西望,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有遗言吗?”

    傲视天下再次开口,那冷漠、霸道的语气就是连李姓老者这种强者都是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打心底儿里冒寒气。

    “如果上天有眼!请善待我的家人···”

    余力的声音戛然而止,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的脑袋已经不在了,原地只剩下一具无头尸体,鲜血正自其脖颈处不断的喷涌出来,犹如溪水,潺潺而流。

    “咳!···”

    这血腥的一幕,使得大厅之中很多人脸色苍白,看着傲视天下的眼中充满了畏惧。特别是几个小孩儿,更是捂着眼睛躺在自家父母的身上不停的抽泣。

    “对敌人杀伐果断、心狠手辣,事后沉着冷静,这些无一不是成为强者的资本,这个小家伙不简单啊!”

    李姓老者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相反脸上还露出欣赏的神色。

    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傲视天下仿佛已经司空见惯,抬步离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傲视天下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他可不相信,立场倒换一下,元朗等人会放过自己,所以他也杀得心安理得。

    “我操!你临死了还要摆我一道是不是!尼玛的!本来想要好好善待你家人的,既然这样那我就送她们下去和你团聚。”

    范剑心里恨得直咬牙,他如何听不出来余力最后那句话是说给他听的。可是那尊杀神可是已经起了疑心了,你在这样一说,那不就是变相的告诉别人是我指使的吗?殊不知傲视天下早就知道是他指使的了。

    要是余力知道范剑是这么想的,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自己替他背黑锅,但是不管他愿不愿意,好像就只有那一条路。

    看着余力那无头尸体倒在自己身前,元朗吓得脸色惨白,额头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幸好啊!幸好哥刚才没有反抗,要不然现在躺着的就是我了。

    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元朗看向傲视天下的目光充满了畏惧。尼玛的!这是杀人啊!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怎么看他没有丝毫感觉呢?

    元朗在心里悄悄发誓,今天要是能够捡回一条命,以后说什么也绝对不会去招惹那尊杀神。大哥啊!那家伙简直不是人,杀人都不带眨眼的,我惹不起啊!

    “天下!你没事吧!”

    见傲视天下走过来,凤雪儿脸上尽是担忧,急忙迎了上去,一片嘘寒问暖,在发现其全身上下愣是没有一道伤口时,那拧着的秀眉才终于苏展开来。

    “可惜注定你要失望了!”

    看着眼前这个绝美的女子,傲视天下心里划过一丝叹息。他活了两世,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看出一些东西,凭着直觉他知道凤雪儿怕是对自己有了些许情愫。

    “难道···哦买泪滴嘎嘎!为什么这种只在小说之中存在的艳遇,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我操!这还让不让人活啊!”

    傲视天下突然发现自己面对烈小柔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一时之间,他想仰天长啸,大叹天道的不公。

    (看到这里,很多读者都在叫嚣了,你丫的,给你安排了这么多女主,你还不愿意,不愿意那你就下来呗,我们正愁找不到机会呢?)(于是傲视天下马上闭嘴了:既然是你们大众的意思,我说什么也不能犯众怒不是,那我就勉为其难吧!唉!真是没有天理啊!我怎么就这么帅呢!众人集体鄙视!)“走吧!”

    傲视天下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用他的话说,别人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不管你接不接受,也不能太伤害人家不是。

    “嗯!”

    凤雪儿羞涩的点了一下头,跟了上去。想起先前那一幕,她只觉得双颊火辣辣的。

    范剑心里那个羡慕嫉妒恨啊!尼玛的!这进展也太快了吧!要是长期这么下去,那老子岂不是没有机会了!不行,我得想个办法。

    “小友请留步!”

    就在傲视天下等人的脚步即将要踏出凤凰阁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看后觉得合胃口的朋友请随手加个收藏、送朵鲜花、投个贵宾、PK、盖个章,天龙感激不尽,你顺手一挥是我最大的动力。